何樵暐 Digital Medicine Lab创始人

何樵暐:人与人的沟通是一场缓慢、错误的表白

造就 TALK · 2019-04-24 · 10:06:54

造就TALK | 何樵暐:人与人的沟通是一场缓慢、错误的表白

何樵暐Digital Medicine Lab 创办人、数位艺术家


本文根据何樵暐在第一期造就演讲的内容整理而成


我非常叛逆跟反骨,用我们设计界里的话来说,就是特立独行,有创造力,非常有想法。

我也非常细心,我很喜欢观察东西,这就是为什么我对于人跟人之间沟通非常有兴趣的原因。

我们都知道,在以前,人跟人沟通建立在于互信、信任上面。

在这个互联网时代,现在的人跟人沟通建立在什么上面呢?


大方块还有小方块上面

科技公司常说我们的科技产品是为了要让你跟世界连接,或者是把人跟人的距离拉近。

但是我其实对于这样的广告语是非常怀疑的,因为世界没有因为科技产品变得更美好,还是有很多的战争。

我就在想,这些信息到底可信吗?

在2011年的时候,我读到一篇文章,它在全世界八个国家,对7000名16岁到30岁的青少年做了一个研究。

研究说,有53%的人愿意把他们的嗅觉舍弃,保留他的大方块跟小方块,他的科技产品要保留,他要有WiFi,但是可以不要有嗅觉。

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很震惊。这就像你要断一只手去换一个手机一样不可思议。

当时我就思考,互联网时代,新的五感是什么?

很可悲的是,视觉好象也是一直在看手机,听觉也在连着耳机在听手机的音乐,手也在扶着手机。所以我想,大概再过不久就会有科技公司发明出可以吃的手机了,把另外剩下的唯一的味觉也取代掉。

互联网跟我们的科技产品,已经扭曲了我们很多价值观的改变。它当然带来很多的便利性,但是扭曲我们人的价值观也非常严重。其实我们在互联网上面的沟通,早就变质了。

我是一个非常叛逆的人,我就决定扭曲科技,扭曲互联网的这些服务,重新来探讨人跟人沟通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在2012年的时候,我开始做一些关于人与人沟通的艺术作品。

我们知道互联网很大的一个特色是准确的传送。我今天寄一封E-mail给你,你能快速准确的接收。但是人跟人沟通是极端复杂的,人跟人的情感也是极端复杂的。

我们在沟通的时候,有一些话可以直说,有一些话可以拐弯抹角的说。但是我们在互联网的平台上却只有寄送跟接收,这么简单的0跟1之间的信息。

于是我就重新创造了一个叫做蒲公英的平台。

这个平台就是让你想写一封你不知道该不该说的E-mail的时候,邮件就像蒲公英一样随机传送过去,你的文字也有一些会传送,也有一些不会传送。

所以它试图传达0跟1中间0.5的部分。

其实人跟人的沟通就是这样子,这就是为什么颜文字这么的流行原因,很多时候我们想要表达的形式完全没办法用言语说的。

所以我就用这个作品来反思互联网的准确到底是不是必要的,不准确是不是也可以带给我们其他不同的价值。

做完文字平台之后,我就对于图像平台非常有兴趣了。大家每天都在拍照,这个作品叫做ONE PLOTOLD,这个PLOTOLD这个字是我们自己创的,中文名叫图说。

现在,我们可以拍没有任何数量限制的照片。但是这件事情到底对我们来说是好还是坏呢?我们一年可能拍个成千上万张照片,但谁真正会去看那些照片呢?

所以我就在思考这个无限量到底是不是有意义的,是不是有限量意义更大。

我们常说一张图片胜过千言万语,我们现在可以无限量拍照之后,应该代表我们想要说的话更多了、更有意义了。

可是好像我们现在要表达的越来越没有内容了,所以我决定再颠覆它一下。

这个APP你下载下来之后,你只能做一件事情,你只能拍一张照片。而且你拍这张照片你还看不到,一年之后才能显影。

它在问大家的是,如果你一年只能拍一张照片,这张照片对你的意义是什么?你会用哪一张照片,什么样子的内容来说你想要说的话。

想象当你按下这个按钮之后,它会开始倒数计时;想象你到了一个画廊,这个画廊有很多长的照片,但是每一张照片都是这个作者经过一年的等待,照片才显现出来的,你会不会对这个画展跟摄影展有更多不同的想象跟意义?

所以互联网的无限制对我们来说是好还是坏?我觉得这个可以留给大家去思考。

接下来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作品叫做慢邮,我们知道互联网除了准确以外,最厉害的就是快速。它能即时传送我们的信息到世界任何地方。

它确实带给我们便利,但是它也给我们带来负面的东西吗?还有就是我们因为快速,是不是又流失了什么东西?我认为是有的。

当初我设计这个平台,就是想表达。当你寄送E-mail给对方的时候,你除了填E-mail Address以外,你还要填他真实的地址。

当你填完他的地址之后,这个系统会自动定位他的地址在哪里,跟你现在的位置,你可以选择右边你要开车寄送这个E-mail,还是要走路寄送这个E-mail。

文字其实是有重量的,它虽然是虚拟的文字。你想像一下,如果三个月前你就收到你爸妈一封信,但是你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而寄,你也不知道内容是什么,突然三个月之后是你生日的那天到达,这跟你当天直接收到你爸妈短信给你,那个情感非常不一样。虚拟的文字的重量是极端的不一样。

所以我认为在互联网上面不一定只能快,慢其实能带给我们很多人跟人以前有的价值和情感,是现在没有办法达到的。

以前我们在互联网前时代,我们是面对面的说谎。

但是我们现在在互联网时代的时候,在互联网上面接受很多信息,为什么我们从来不质疑我们收到的信息的真实性是什么?我们甚至不知道发这个信息的是谁?我们甚至不知道这样子新闻是从哪里来的?但大部分人会选择相信上面的新闻,所以我就做了白色谎言这个平台。

这个平台是当你上这个平台写讯息、写E-mail给对方的时候你要写两次。第一次先写白色谎言,右边的谎话。写完了谎话再写一下左边的实话。

你可以选择这个实话要多久的时间之后让对方知道,所以你可以选择20个小时之后,对方E-mail里面谎话会被转化成实话。

那为了让大家更凸显这个谎言,大家说谎的次数,我们还设计了这个LIEBRARY,就是谎言图书馆,就是记录你写了多少个谎话跟实话。
为什么要这样子做呢?因为我们从来不曾怀疑在互联网上面的讯息,这其实是非常令人恐怖的,你会回去看你的合约到底有没有变谎话,你会看你女朋友昨天说的她有没有回家有没有变谎话、有没有变实话,所以它其实会造成很大的恐慌。

但问题是我们现在在互联网上面消费的所有的讯息,你怎么知道它是真的还是假的?为什么你从来不曾质疑?这个是这个作品想要凸显的一个部分。

接下来这个作品叫NON-FILTER,滤镜这个东西也是我一直非常喜欢的题材跟功能。

滤镜其实用来干嘛?美化照片嘛,我们今天拍得不太美的时候,调一下滤镜,让它颜色变漂亮,让它变模糊一点。换句话说,滤镜就是图片式的说话。

我对于美和漂亮这件事情的定义非常有兴趣,以前的美和漂亮与互联网时代的美和漂亮有什么定义的区别?我决定来扭曲一下什么叫做美。

很多人都说美是从内心发出来才叫做美,如果既然是这样子的话,为什么我们每天在微信、微博上面看到的照片都是我们所认知的那种传统美呢?为什么没有新时代我们认知的从内心里面发出来的美才是美呢?所以我就做了NON-FILTER的作品。

我们去录制了有帕金森氏病的人的手晃动,他没有很稳定的拿相机去拍照。我们去录制他拍照的轨迹,把它做成了一个新的滤镜叫做帕金森氏症的滤镜。

所以当你在用这个滤镜的时候,你的照片是会一直晃动的,会是模糊的,会照着这个轨迹走。所以你拍出来的照片一定不会美丽,一定不会漂亮,一定是非常模糊的,但是就需要这样子来告诉大家,什么才叫做漂亮。

这个设计想要冲撞大家的思考就是什么样的定义叫做漂亮,是在游泳池趴着拍的美美自己的照片吗?还是勇敢面对自己疾病的人才叫做漂亮,这个是我希望大家可以去思考的。

最后想要跟大家说说,很多设计师常说设计的目的是解决问题,但是我认为那是旧时代设计的目的,新时代设计目的应该是提出问题。

我认为互动设计不止是互联网时代的哲学,我们应该让互动设计跟交互设计把它拿来当做思考的武器,而不只是把它卖给邪恶帝国、大企业做很好用的商品的用具。

因为科技再怎么进步,也不会让你变得更诚实、更真实;科技再怎么进步、商业再怎么发达也不会让你能回答人生的意义、回答钱没有办法回答的问题。

最后想让大家看看自己手机上的常用服务,是美图秀秀吗?还是微信朋友圈?你们都拿它来干嘛?

是沟通还是炫耀,还是你可以拿来帮助其他人?


《造就》致力于发现世界上最有创造力的思想寻找最有创见性的思想和实践相信世界是多维度的生长追寻在科学、社会、文化多领域的前行者

本文由造就独家出品,其他媒体禁止转载。

发现最有创造力的思想

投稿请邮件:alisawang@xingshuchina.cn

造就评论0

造就  发现创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