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掌门人山姆•阿尔特曼:生物技术将是最大的热门

知名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 (以下简称“YC”)因投资了Airbnb、Reddit、Dropbox、Stripe以及一大批耳熟能详的初创公司而出名。但在2014年,YC首次投资了合成生物学领域的初创公司Ginkgo Bioworks。自此以后,这家孵化器又投资了十多家生物技术初创。

前不久,聚集科学家、企业家和风险资本家的合成生物学会议SynBioBeta在旧金山召开。在大会上,阿尔特曼成为了众人包围的对象。

投资者为什么对合成生物学如此感兴趣呢?

技术在改变,合成生物学的成本和周期时间已经跨过创业的阈值。你花几百万美元就能取得有意义的进展,而且迭代速度是用周或月来衡量的,不是用年计数。今年,合成生物学领域的初创公司总共融到5.6亿美元的资金,创造了新的纪录。

在生物技术领域,核心技术需要得到怎样的验证YC才愿意对它进行投资?

前期的考察加上获得巨大的回报的可能,风险也是可以承受的。我们会在非常非常早的时候对它进行考察,那在我们的投资阶段中是极为特殊的。我们做了很多投资,并能够承受很多项目出现技术失误,这一套对B轮投资是行不通的。如果有可能获得巨大回报,我们甘冒巨大风险。

如何知道哪些创意能够被创业者变成现实?

赌注总被押在人身上。对一个领域愈加了解,履历也就变得越不重要。随着更多的生物技术合作伙伴的加入,并且拥有专家帮助审查这些项目,我们越来越成为生物技术领域的专家。这时,我们更加关注真正的合成生物学局外人,只要他们真的拥有很棒的想法,并且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

Ginkgo走完了整个流程,对于如何让生物技术初创获得成功这件事,你学到多少?

真正关注产品并不断进行评估。在某些重要方面比如打造一款人们真正想要的产品,比如跟客户进行交流,所有类型的初创公司面对的问题都是相同的。

但是,有些事情是不一样的,比如说监管。很大程度上我们要做的依旧是进行评估,即我们是否相信这些创业者能够打造出改变世界并在未来十年不断增长的公司;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好的想法吗?它对其他人来说是否像是一个糟糕的主意?

大多数投资者不喜欢监管严格的行业,因为存在不确定性,因为他们没有耐心。但我们不认为那是一件坏事,时间花得更久一些,但尝试的人也少一些,因此你面临的竞争就会少一些。

大多数投资者讨厌不确定性,而我却有点喜欢不确定性,仿佛它唤起了赌徒的冲动,仿佛有那么一个时刻FDA将揭开骰盅,仿佛那是一张赌桌。所以,我觉得这可能是一种缺陷。毫无疑问,理性思维更偏爱少些不确定性。

由于有YC品牌做后盾,你能够承受在不确定性上宽松些吗? 

正是因为YC如今的地位,才更需要严格的审查。YC在行业中确实取得了今天这种地位,但它在各个方面也对我们产生了不利影响。如果我们投资了一家公司,其他投资者更有可能在不做尽职调查的情况下进行跟投,这个事实对他们不利,对我们不利,对公司也不利。

如果差的公司更快地死掉,人才资源不那么分散,在办公空间上的竞争更少一些,那对我们的生态系统是有利的。如果没有做尽职调查的投资者投了一堆最终失败的YC公司,他们不会自责没有去做尽职调查,而是会说:“我应该停止投资那些好的YC公司。”

为什么传统制药公司很糟糕?初创公司进行技术保密的做法是否必要?

对所有初创公司来说,极端保密是一个不好的苗头。很少有初创公司是因为他们透露了自身技术原理而死亡的。

极端保密也是传统生物科技业出现的问题之一。生物技术传统上一直非常专注于药物,那仍然是必须保密的东西——因为有价值的东西就是分子式上的知识产权。而且,你不得不对它严格保密,因为那是你整个公司的价值所在。

最近宣布成立了YC研究实验室, 它到底是什么?

我们更偏向于拥有一个真正出色的研究组织,而不是一家产品公司。YC研究实验室的第一支团队将由15-到20位科学家组成 ,它本身就是一次实验,旨在观察我们是否能够投资那些并非公司但仍然对世界很重要的项目。

我们从未把自己的使命看成是为公司提供资金支持,我们眼中的使命是让创新和提升创新的产出成为可能。YC研究实验室也是一种尝试,看看我们能否尝试开发出一种优于学术研究和企业研究的新研究模式。

Source :

《wired》


本文由造就|翻译 整理,其他媒体如有转载需求请留言征询,谢谢!

发现最有创造力的思想

投稿请邮件:alisawang@xingshuchina.cn

  • YC
  • 生物技术

造就评论0

造就  发现创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