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提几个问题:
十年后还会有电影院吗?
同一部电影,你用六十分钟看完,我看却用了三个小时,有可能吗?
你可以坐在沙发上就进入电影场景并且和“身边”的汤姆克鲁斯或者安妮海瑟薇互动吗?
“吓死宝宝了”的电影场面有可能不小心真把宝宝吓死吗?
我们真的“回不到从前”吗?
所有这些问题之所以成了问题,是因为两个字母:VR。
全名叫Virtual Reality,虚拟现实。

 如果说未来五到十年有什么东西能够像Uber颠覆全球出租车行业一样颠覆全球娱乐产业,我认为就是VR这个东西。
我毫不怀疑,2016年将是VR产业的元年。正像当年网景的IPO标志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Oculus Rift的上市也将成为VR时代正式开启的历史性标志。
VR眼镜将遍地开花,谁都可能进入这个领域。至少在初期,各大VR眼镜商都会直接参与VR内容的制作。


AirVR 虚拟现实护目镜
然而所有需要插入手机、需要PC配合、需要手柄操作的VR眼镜都是过渡性产品,因为它们违反人性。未来的VR眼镜一定是一体式的,直接和云端的内容、应用和计算能力相连。
硬件商与内容商将从不同的出发点出发,互相侵入对方的领地,最终会出现多家硬软联姻、甚至硬软一体的 “索尼哥伦比亚”或者“哥伦比亚索尼”。当然,任何创意产业都无法被垄断,因此VR内容领域虽然会有巨头,但也会有层出不穷的中头、小头和微头。相比之下,硬件商经过三到五年的合纵连横,最终会走向整合,这个版图上最终留下的玩家应该不会比今天的手机厂商更多。


VR将导致内容产业重新洗牌。在VR发展的初期,每个人都是斯皮尔伯格。VR电影是360度的电影,它的轴心是观众的眼睛,故事必须沿着每一个观众的视线推进。这里面蕴藏着巨大的挑战、机会与诱惑。
VR给电影业带来了很多前所未有的新课题。譬如,故事怎么讲剧本怎么写?又譬如,场景和声音切换怎么处理?再譬如,导演摄像如何藏身、360度场景如何剪辑?还譬如,如何有分寸、有节制地进行感官刺激。未来导演会有更多的工作不是在现场,而是在机房。


VR电影和VR游戏的界限会日渐模糊。一个观众可以与之互动并且影响故事进程的电影本质上就是一个具有电影结构和戏剧性的游戏。未来在电影和游戏之外,很可能会诞生“游戏电影”和“电影游戏”。
它们的区别仅仅在于观众对于故事进程的影响程度。一个优秀的游戏电影的导演必须深谙游戏的逻辑;反过来一个优秀的电影游戏的导演必须精通电影的语言。
未来电影和游戏的商业模式也将日益趋同。游戏里买装备、买道具、买体验的思路很可能会淘汰看电影买门票看贴片和植入广告的思路,真正有前途的是“会员费+场景内购物+线下消费”的强大组合。电影游戏化可能会比游戏电影化更容易走通。


在VR时代,超级IP同样重要,甚至更加重要。道理很简单:如果你是内容商,你已经承担了新技术新玩法新市场的风险,这时候应该尽量降低内容本身的风险。因此,手里有超级IP的内容公司以及与它们合作的硬件公司将比没有这些超级IP的玩家们更有机会品尝到VR的果实。
VR电影是衍生品销售的天堂。这里所说的衍生品绝不仅限于玩具、T恤、饮料这样的简单产品,它可以是一件极富设计感的大衣、一款来自米兰家具展的沙发、一个超级酷炫的数码产品,也可以是一辆梦幻跑车、一家B格闪耀的餐厅、甚至一个依山傍水的别墅样板房。这些原本植入在电影里只能当广告看的“衍生品”忽然间有了生命,栩栩如生地出现在你的面前,把展示变成了一场360度的亲密接触。


VR时代电影院会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战。在VR电影时代,电影院将很难通过小修小补来满足市场的需求,对着大银幕排排坐的观影方式将失去意义,电影院的整体设计只能推倒重来。未来电影院的主流形态会是怎样还有待定义,或许它会是“常态影厅+社交观影包间+浸入式VR观影透明空间+衍生品体验馆”的某种组合。
视频网站最有机会成为VR内容的发行平台。如果它们再和在线票务平台结合起来,取代现有的电影发行公司和院线公司几乎是必然。那个时候让VR电影给线下院线留出一个窗口期就好比让大闸蟹给阳澄湖留出一个窗口期一样可笑。


与“VR前”时代相比,VR时代是一个更加青睐生态型企业的时代。硬软一体、八面协同的生态型企业在VR时代的竞争优势将比以往更为明显。
虽然所有探索都值得鼓励,但万恶的资本和资本家们还是会更青睐那些创始人有正确的基因、技术或者模式具有颠覆性、潜在商业化路径清晰、最好还有一定规模的VR公司。这样的公司可以是独立的初创企业,也可以是大公司分拆出来的VR业务平台。后者甚至比前者更有机会快速发展。


一个被VR改变的世界会有多么精彩?
十五年前,当AOL、China.com如日中天的时候,没有人会想到十五年后的世界会是今天这个样子。同样,无论我们今天试图多么深入地研究VR产业,面对十年、十五年之后的世界我们一定也是井底观天。
与预测相比,我们有更多的畅想。与答案相比,我们有更多的问题。我愿意以下面这些问题做为本文的结尾。回答它们应该不需要十五年的时间。
三到五年后是否所有的相机和手机都可以拍摄VR?
头戴式眼镜什么时候可以做到轻如蝉翼?未来观看VR内容是否一定需要头戴式眼镜?我们会不会带上一副隐形眼镜或者贴上一片芯片就可以彻底驱动我们的感官?
未来的人们是否会彻底生活在现实和虚拟两个世界里,拥有多个身份,并在它们之间来回游走切换?
在虚拟的世界里,是否大脑--而非身体--将支配一切?只要你愿意(当然也许你需要为此付出点费用),是否所有物理极限都可以突破,每个人都可以纵身一跃从地面跳到埃菲尔铁塔顶部或者不带氧气瓶在数百米深的海底自由徜徉?

未来当你和我看同一部VR电影的时候,我们看的是同一部电影吗?
未来看电影会更社交还是更孤独?VR会把人类变得更宅吗?

未来除了娱乐,VR在体育、医疗、养老、教育、建筑、军事等领域,还能诞生哪些炸裂脑洞的应用?
毫无疑问,VR可以让人们感同身受。这会增加这个世界的理解和善意吗?
顺便说一句,全篇写的都是VR,只有题目用了“奥酷拉思”,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觉得“奥酷拉思”四个字特别酷。
你要不同意,戴上你的VR眼镜,我们面对面聊聊?

Source :陆港所


本文由造就|整理,其他媒体如有转载需求请留言征询,谢谢!

发现最有创造力的思想

投稿请邮件:alisawang@xingshuchina.cn

  • VR
  • 娱乐

造就评论0

造就  发现创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