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能活过这个世纪吗?

造就 TALK · 2018-12-03 · 14:28:18

“有人认为,我们应放弃念想,撤离地球,去别的地方——这是一种危险的妄想。”

人类身陷险境。至少,英国最受尊崇的天文学家之一是这样认为的。

在新书《论未来》(On the Future)中,马丁·里斯男爵(Martin Rees)检视了未来一个世纪人类面临的生存威胁,从网络攻击到生物技术的进步,再到气候变化和人工智能,并总结道:我们处在一个关键节点上,这个节点有可能决定人类的命运。

马丁·里斯.jpg

马丁·里斯男爵(Martin Rees)

近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旗下科技媒体采访了里斯,探讨了哪些技术最令他担忧,他对人类存续的展望,以及为什么他认为人类终将进入“后人类进化”时期等话题。

访谈内容如下:

您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写这本书?

里斯:近几年来,我有机会跟技术领域、科学政策领域的很多人打交道。让我担忧的是,对于某些潜在的威胁,以及某些潜在的机遇,他们并不是很关心。我就想,我在讲座和文章里表达过很多不同的想法,何不把这些想法集结成书,希望这本书不算很厚,又具有可读性。

在您2003年出版的《我们最后的时光》(Our Final Hour)一书中,对于人类能否活过21世纪,您给出的概率是50对50。您觉得,现在我们处在哪个位置?

里斯:我们又走过了18年,但我确实认为,这个世纪会很坎坷。人类不太可能自我毁灭,但我们对各种各样的威胁视而不见,而且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比如气候变化,以及随之带来的生物多样性的流失。我们并没有迫切地去解决。另外,我们还得面对世界人口日益增多的事实。到本世纪中期,全球人口至少会达到90亿。这将给资源以及粮食生产构成巨大压力。

除了这两种可以预测的趋势——全球变暖和世界越来越拥挤,我们还有其他一些担忧。我们有新技术,它们既美妙,又强大,但也涉及风险,比如生物技术、网络技术和人工智能。生物技术很美好,它让我们能种植更多食物;它改善了人类健康,让我们得以消灭某些疾病,但也有不利的一面。利用这样的技术,我们可以修改流感病毒等等,使之毒性更强、传染性更高,还能够以不符合伦理的方式,对人类和动物作出更改。所有这些技术都在突飞猛进,至于人类能否妥善应对,我们并不清楚。

让更广泛的受众严肃对待这些问题,这一点十分重要。虽然这些都是科学问题,但科学的应用方式其实是所有公众的问题。决定科学该如何使用的,不应该仅仅是科学家。

目前,最令您担心的技术是哪些?

里斯:我想,当前最大的顾虑是网络技术和生物技术。网络威胁和生物技术滥用有一个问题:只要几个人就能实施。它不像制造核弹一样,必须要有巨型的专业设施。

美国国防部2012年发布报告称,如果美国东海岸电网遭遇网络攻击,其严重性将“需要核危机级别的响应”。网络攻击的威胁就有如此重大。

凭借这两种技术,一小撮人就能产生极为广泛、甚至是全球性的级联效应。这就引出了治理的大问题,因为你得监管这些东西的使用,但全球范围的监管很难实施。想想在全球范围内实施毒品法或税法有多难,你就知道了。要真正确保没人滥用这些新技术,难度丝毫不亚于前者。我担心,为尽可能弱化这方面的风险,我们将不得不采取一些行动,而这些行动则会导致隐私、自由和安全进入紧张局面。

您认为,有没有负责任地发展这些技术的方式?

里斯:必须得去尝试。我们没有回头路,只能尽量从中获益,并弱化风险。我说前路坎坷,就是考虑到,人们在使用这些强大的新技术时,总有那么几次,会因为失手或是故意导致严重的混乱。

您指出,气候变化是您最大的担忧之一。有些人认为,我们应该殖民另一颗星球,为全球变暖上个保险。对此,您有何见解?

里斯:有人认为,我们应放弃念想,撤离地球,去别的地方——这是一种危险的妄想。我知道,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和我已故的同事霍金都提倡这一观点,但我认为,我们没有备选星球。这个世界的问题只能在这个世界解决,不能逃避了之。

虽然未来,少数开拓者会去火星生活,但我想,绝大多数人还是得在地球上,安全而舒适地生活。别的想法都是危险的妄想,因为,比起维持地球局面的可持续性,以及避免大规模的气候变化,改造火星还是要艰难得多。

但您认为人类最终会去火星生活吗?

里斯:我想,到本世纪末,火星上可能会有一个人类社区。那些人会是寻求刺激的冒险家,而不会是普通人。带他们去火星的,不会是美国宇航局(NASA),而是私人太空企业,比如马斯克的SpaceX或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的蓝色起源(Blue Origin)。我觉得,后继的移民不会太多。

对于22世纪及以后的遥远未来,这些火星居民的角色十分重要,因为他们要置身一个不曾适应过的环境。他们肯定不乏进行生物改造的动力,可能还会采用机械人改造技术,连接到电子设备,来适应外星环境。很快,他们就会类似于一个新物种。

后人类进化时代.jpg

在书中,您谈到了“后人类进化”这一前景。那是什么意思?

里斯:这是一种根本意义上的新进展,因为这种进化不是达尔文的自然选择——花了35亿年的时间,才从简单生命进化到人类。它将是一种世俗意义上的智能设计,我们设计出一种实体,他们的能力或比人类更强。这个过程可能只消几个世纪,而不像自然选择那样需要几千个世纪才能产生一个新物种。关键问题在于,这些实体在多大程度上是有血有肉的智能有机体,又在多大程度上是电子仪器。

真像那样的话,我们还算是人类吗?

里斯:这自然会引发各种各样的哲学问题。我们设想,有朝一日,我们可以将人脑下载到一台电子仪器中。这时,问题就来了:那还是你吗?如果你被告知:你的大脑已被下载,你这个原件可以销毁了,你愿意吗?假设你有了很多个副本,那是怎样一番景象?哪个会是你的真身?

还有意识的问题。我们知道,人类的特殊之处,不仅是能完成各种需要智力的活动,还因为我们有自我意识。我们有感觉与情绪。电子智能表现出跟人一样的能力,但它们有自我意识吗?在任何尤为复杂、并接入外部世界的实体中,自我意识的涌现不无可能。又或者,自我意识是有血有肉的躯体所特有的东西,无法为电子仪器所复制。

对于全体人类,您有何寄语?

里斯:这个世纪很关键,因为,如果你很悲观,你就会想象:我们全都滥用强大的技术,最终走向灭亡,或是葬送掉一个光明、长久的未来。另一方面,若能明智地使用技术,我们或许就能在地球上以及更远的地方,启动一个更加激动人心的文明。所以,尽管地球存在了4500万个世纪,而且会继续存在几百万个世纪,但这一个世纪尤为特殊,因为,地球将从自然进化过渡到人工进化,不论是以生物学的形式,还是以机械人的形式。在这个世纪,我们也将首次逃出这颗星球,也许还会开启对其他星球的探索。


翻译:雁行

审校:李莉

编辑:漫倩

来源:NBCNews.com 

  • 人类
  • 宇宙
  • 进化
  • 世界末日

造就评论0

造就  发现创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