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洲 追光动画 联合创始人

《小门神》制片人:我想要打造“中国的皮克斯”

造就 TALK · 2018-11-15 · 18:01:15

造就第378位讲者 于洲

追光动画联合创始人


大家好,我是于洲,来自追光动画。今天有机会能跟现场的各位年轻朋友花一点时间,聊聊追光动画过去五年做动画电影的些许感受。

1.jpg

我是个青岛人,是一名理科生,大学在南开大学学习计算机专业。五年前的我,绝不可能想到我会以动画电影人的身份站在这里,而直到现在,追光有了超过200位的同事。

制作动画电影的难度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是对动画电影的热爱,让我们这群来自五湖四海的人汇聚在了一起。

在追光的招新面试上,我们都会问一个问题,“你是什么时候爱上动画的?”

我们团队中负责制作故事板的艺术家,在他大学毕业前两天来到追光面试时,他是这么说的:“我爱上动画,是在我第一次看到《狮子王》的时候。”那是1994年,他就决定他的未来是属于动画电影的了,而他也现在做到了。

在这个问题背后还有很多回答,有说小学的,有说中学的,也有半路改行的,这其中最“过分”的一位,也是我们团队中的一分子,他曾在美国做了十年临床医生。这也时常让我想起作为一个计算机系学生做动画的初心。

那是我大学时光的一个暑假,整整两个月时间都泡在计算机图形学实验室里,和带头老师给外面的房地产公司做一个叫做“建筑漫游”的项目,其实就是用3D Studio画一个楼。这个软件的版本号我记得很清楚,3DStudio2.0,也就是3D MAX的前身,以至于后来我和追光的一些建模师沟通的时候,说到这个软件,大家马上就对我有一点尊重了(笑)。

所以就像乔布斯说的,connecting the dots,很多你年轻时候付出很多努力的事情,很有可能是为你未来埋下的种子。

2.jpg

(从左到右)市场部负责人曹力、《小门神》制片人于洲、视效总监韩雷、CEO王微、技术负责人袁野

创建追光动画的有三个人,王微、袁野和我,大家可能对王微比较熟悉,他是土豆的创始人,而我和袁野,也都在土豆待过。

我们三个是同学,大家价值观一致,有相同的信念和信任,真的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如果今天要说为什么要做动画电影,还真得从在土豆那段时间说起。

那时候我们在尝试制作一些原创网剧,我们严格筛选剧本和演员,希望能呈现出一个好的故事,但最终出来的成片却和预期相差甚远,因为网剧具有很强的不可控性,会出现不同程度的偏差。

于是我们就想用一种更为可控的方式去做故事,那就是“动画”,它就像一个编程的公式一样,有好的故事、好的流程、好的技术和艺术,就能给你出最好的动画。

直到2012年,优酷和土豆合并后,我、王微和袁野很快就正式决定,未来的5年、10年,甚至是更长的时间,我们要开始从事动画电影事业。前面提到过,追光现在一共有200多名员工,大家可以看一下这张照片,这是《小门神》上映前的团队合影。

3.jpg

《小门神》是我们的第一部作品,现场可能很多朋友都有观看过,我们花了整整4年时间、动用了170人的团队来制作。一般制作同等规格的动画电影,像PIXAR、Disney,制作团队都在四五百人,可以想象我们的任务有多艰巨。

《小门神》的制作,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它让我们团队建立了一个完善的制作流程。同时,我们还进行了国际化的试水。

在去年的9月1日,我们在NETFLIX上线了《小门神》的国际版本,这个版本是我们和好莱坞的韦恩斯坦合作的,虽然他是美国ME TOO运动的“开端”,但他的确也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电影人。在国际版的《小门神》中,我们也请到了梅姨、爱德华·诺顿和妮可基德曼来参与动画配音。

微信图片_20181114191849.jpg

从2016年,我们开始了每年推出一部作品的节奏。在今年,我们也将带来我们的第四部动画电影作品《白蛇前传》,这也是我们追光发展的一个里程碑式的作品。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前三部我们做的都是合家欢家庭向的作品,我们当时想做出像PIXAR一样温暖温情的作品,但在《小门神》上映之后的三年,我们就认识到,家庭向动画电影这个领域是非常难做的,它可以是一个蓝海,或者是一个红海市场。

一方面在很多中国家长眼中,国产动画电影是一种相较低幼的,质量和成本都比较低劣的影视作品,如果同期有好莱坞等动画电影的上映,作为家长的我,也会选择去看国外的动画电影。

所以,我们追光作品的品质,或者说目标,到后面几部,实际上已经接近或达到好莱坞一流水准的品质了,但受限于原创作品性质,目前的现状仍然难以改变。

举一个例子,今年4月上映了我们第三部动画电影《猫与桃花源》,而同一天还有一部名为《冰雪女王》的动画电影上映。很多人一听到《冰雪女王》第一反应就是,这个是不是《冰雪奇缘》的续集啊?

u=3941329907,3894968516&fm=173&app=25&f=JPEG.jpg

《冰雪女王

timg (1).jpg

《冰雪奇缘

但一看海报,其实是一部俄罗斯的动画电影,不是说它不是一部好的作品,但与《冰雪奇缘》比起来,还是有一些差距的。与我们同期上映的这部作品,比我们的排片高出许多,我们当时就感到十分郁闷和无奈。

这是一个市场现状的问题,但我们也看到了好的方面——中国动画电影其实在非常蓬勃地发展。这里先给大家看一段视频,名字叫做“一个镜头的诞生”,是我们两年多以前,做的一段关于动画电影镜头制作流程的剖析视频。

看完这段视频,我有两个问题想要让大家一起来猜一下。

第一个问题是,如果一个动画师,每天工作时间是八九个小时,那么他每天的工作如果落到大屏幕上的话,会是多少时间?

我听到有观众说是一分钟,也有说30秒的,其实,准确的答案是:1秒。

再问第二个问题,在动画电影最终呈现在大屏幕上之前,会经历角色设计、故事板、剧本等等,接下来就想让大家来猜一下,从无到有的过程中,动画电影会经历多少个版本更替?是百还是千?实际上,实际上是十万,有超过十万个版本!

一部电影,两个小时,灯一关,你是在仰视,你是在全神贯注地看这个作品,你会投入到这个情节中,投射到人物的喜怒哀乐中,所以,动画电影的制作,一定要有这样巨大的投入。

6.png

当我们把视角转向北美,这个CG动画最早也是最领先的市场。在过去几年中,北美动画电影市场开始整合:正如上星期FOX刚刚被Disney收购,所以FOX旗下的蓝天工作室也被收入Disney麾下;而在去年,环球也斥资38亿美元,将梦工厂并入其环球电影娱乐版图。

除了高昂的商业化并购价格,每部动画电影的制作宣发成本也普遍需要七八千万美元,如果是PIXAR、Disney级别的动画电影,则需要1.5亿~2亿美元。但同时,动画电影的产出又是十分有限的,每年北美上映的动画电影也不过十部。

 7.png8.png

一部成功的作品和一个了不起的动画电影公司,它的成长一定是个艰苦漫长的过程。

以Disney为例子,从二维到三维,Disney用了很长的时间,也有一些不太成功的作品,直到2010年的《魔发奇缘》算是开始迈上正轨了。

再看日本的宫崎骏先生吉卜力工作室的作品,从最开始的1984年,到1997年的《幽灵公主》,才真正说得上是开始盈利。之前很多的作品例如《龙猫》和《天空之城》,其实在商业上都是非常“不成功”的电影,但他们都是值得流传的优秀作品。

追光是一支中国的团队,我们讲述的是中国的故事,我们为的是中国的观众,我们希望那些从小看着日漫、美漫长大的孩子,能够回忆起小时候,看《哪吒脑海》、《大闹天宫》、《宝莲灯》时的感受。

追光动画的未来,可能会是“夸父追日”一样,穷极所有也无法到达,但是我们周围也有很多其他的动画电影人,一样在孜孜不倦地创作。

我们非常有信心,能够有更多和追光一样的队伍出现,让中国人有更多属于自己的经典动画和家喻户晓的动画形象,谢谢大家。


文字:丁一洲

校对:其奇

  • 动画电影
  • 动画
  • 国产
00:00
瞿芳 小红书 创始人

这世上最了解你的人一定是自己吗?

2018-11-29
00:00
泰格马克 麻省理工学院物理系 终身教授

对话MIT终身教授:AI之路通向何方?是人类福利还是灭世之灾?

2018-11-14

造就评论0

造就  发现创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