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瀛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 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并不是每个城市都是北上广深,也并不是每个城市都要思考「未来」

造就 TALK · 2018-08-14 · 13:19:57

造就第324位讲者 龙瀛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研究员、博导

北京城市实验室创始人、执行主任


我们说到「未来城市」,很多时候是在讨论一些大城市。诸位如果搜索多伦多、上海,或者搜索未来城市,能够找到太多这样的讨论。

但今天我的一个观点是:未来就在当下。

过去15天,我在西藏阿里的无人区以及一些西部县城,看到了很多人没机会看到的中国城市面貌,它们让我更深刻地认识到,我们离「未来城市」还很远。

习惯了增长与繁荣,那么让我们来看看,中国轰轰烈烈城市化的另外一面。

我会说两个方面的主题,中国城市人口的收缩,以及城市空间的破败。

嗯,都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当年的「未来城市」

上个月我们去了内蒙古自治区的巴彦淖尔,它是河套地区的首府。这是我们在那做调研时拍的一张照片。

导出图片Tue Aug 07 2018 21_58_06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这个靠近国道的盐湖小镇曾经非常繁荣,但是因为修了高速公路,整个小镇的餐厅和娱乐场所都关门了,只剩这样一个公共设施——水箱,给过路的货车加水和冲洗刹车片。

当我们走到一个房子里面去的时候,看到的是这样的场景,一个人都没有了。

导出图片Tue Aug 07 2018 21_58_12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整个镇都没有几个人,只剩下中国邮政,其它任何一家快递都不会在这儿开展业务。

这个小镇的镇长,二十年前在做规划、做未来的展望时,大概没有想过会变成如今这样。

二三十年前,石嘴山把它的政府搬到了离原城区几十公里之外的大武口,老城逐渐衰败,现在人口比原来少了百分之六七十。唯一让我们感到这个城市里还有一线生机的是这个在路边做作业的小朋友。

导出图片Tue Aug 07 2018 21_58_18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这是石嘴山老城的钢铁厂,几十年前这里是石嘴山非常兴旺的区域。当地人说,宁夏自治区的第一吨钢就出自石嘴山的钢铁厂。

这家在惠农区的钢铁厂,原来是一个非常辉煌的国有企业,在人们的记忆里,这幢三层建筑当年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热闹非凡。

导出图片Tue Aug 07 2018 21_58_24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这是他们的职工食堂,现在早已彻底关闭。诸位可以想象,几十年前,这城市的人们,是如何憧憬他们的未来的?他们能预料到这个城市会变成现在这种状态吗?

导出图片Tue Aug 07 2018 21_58_29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这是我们在这里看到的另外一线生机,应该是一位住户新买的一辆车,还挂着红色的礼花。但整体而言,这个老城已经非常破败。

导出图片Tue Aug 07 2018 21_58_35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这是当年的加油站,我们都习惯了中石油、中石化,壳牌等等加油站,但是以前的加油站是这样的一个模式。

大家猜一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建筑物。

导出图片Tue Aug 07 2018 21_58_40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右边那个人是我,我们当时在欣赏,或者说是感慨,这样的一个建筑物当年应该非常辉煌。

导出图片Tue Aug 07 2018 21_58_45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这是惠农区的焦化厂曾经的一个浴室。

导出图片Tue Aug 07 2018 21_58_52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惠农化工厂前的旋转「钢马」,废弃几十年之后,现在还能转。大家可以想象,它的制造手艺该多牛,这么多年了,轴承都没有被锈住。

导出图片Tue Aug 07 2018 21_58_57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在这张照片里,是我见过的最有修养的一位厨师。这个废弃的工厂现在被边上的工地改造成厨房,这位化了妆、涂了口红的大姐,一个人默默地在那儿做饭。这个情景让我印象非常深刻。

整片被废弃的场地,当时都是当地知名的大企业,但现在是这样的一个状态。在这里,有一种生物的数量比人还多——在一个废弃的工厂,两个人带着20条狗,每个房子面前都拴着一条,来人就咬。所以我们也是很不容易地,在没有被狗咬的情况下把整个厂区参观完毕。

我们当时想,如果有外星人降落这个厂区,大概会以为「主宰」地球的是狗而不是人类。

这些现状,就是当年这个地方的未曾想象到的「未来城市」。

城市收缩元年

我每年都会花很多时间去这些没有人的、或者很少人去的城镇。很多人说,龙老师,你这个人比较滑稽,你研究城市,为什么却这么喜欢荒野?

因为我希望把人们看不见的城市,用数据、用田野调查的方式呈现出来,去了解真正的,或者说正在发生的中国城市化轰轰烈烈的另外一面。

导出图片Tue Aug 07 2018 21_59_03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这张图体现了上面那些城市在2000年至2010年间的人口流失比例,城市名字的字体越大,表示人口流失的比例越高。中国600多个城市里面大约180个城市的人口正在流失,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去巴彦淖尔,去呼伦贝尔,去伊春…… 并不是每个城市都有北上广深这样的命运。

我们把2018年命名为「中国城市收缩的元年」。因为从2018年开始,大多数人越来越开始注意到:人是城市化最大的动力,而不是负担。最近的「抢人大战」,就是一个反映。

当然,我们除了研究中国,也研究全球。

这是我们最新的一个研究:通过全球夜光变化的影像,我们发现早在2000年到2012年间,西欧、北美,包括东亚的日本、韩国,很多地区都在发生大面积的人口流失,虽然夜光影像只能反映社会经济的综合强度或密度在下降,但是,基本上跟人口流失呈现出很强的正比例。

导出图片Tue Aug 07 2018 21_59_10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我们都知道,西欧、北美、日韩,这些国家和地区的城市化比我们走得要早,那么,它们城市的现状是不是有可能会成为我们城市的未来?

或者更准确地说,已经在发生了。

我们通过夜光影像发现,同样是2000年到2012年间,陕西、山西、东北的部分地区已经在发生人口流失。

导出图片Tue Aug 07 2018 21_59_17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2013年到2016年间,中国「收缩城市」的数量呈上升趋势。我想,2020年新的人口普查结果出来之后,我们可能会发现更多人口流失的城市。

导出图片Tue Aug 07 2018 21_59_24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那么,人少了,我们该如何讨论「未来城市」?

比如说再过50年,上海变成只有一千万人,到时候怎么做智慧城市?这可能和当下我们讨论的背景完全不同。因为人少了,可能会有很多的连锁反应,或者滞后效应,就像现在虽然城市人口已经开始少了,但是看上去经济还在增长。

我觉得,再过几年,随着人口的变化,房屋出现空置,可能会引发公共空间出现破败。

导出图片Tue Aug 07 2018 22_01_37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这是中国城市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我们用一些综合的手段,大数据、人工智能、城市模型、物联网、生物传感器等技术来研究我们中国的城市空间。从19个不同的维度对建筑、街道、绿化、道路、基础设施等进行解剖和考量,据此建立了一个城市公共空间破败评价系统,或者叫它「丑度仪」,以此来评估城市空间的破败状况。

那么我们的城市空间有多丑呢?

导出图片Tue Aug 07 2018 22_01_43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我们研究了北京五环内的城市空间。昨天我遇到一个小伙子,他和我说,这里就是个大城乡结合部,我说是呀,我也有这样的感觉。

从调查的城市空间中,我们发现有15%的建筑外立面是破败老旧的,非常令人震惊。还有,10%的外立面有涂鸦小广告和破损的招牌,你看每一张照片都丑得不同。

垃圾堆放——8.3%的街道空间堆满了垃圾。

道路破损——竟然有12%的道路面积是破损的。

基础设施破损——5.2%,比如路灯倒了,垃圾桶歪了等等。

……

导出图片Tue Aug 07 2018 22_01_49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同样的,这张图里字体越大反映的是它在北京五环之内情况越严重。我们就是在这样一种城市公共空间的品质现状下,来讨论「未来城市」的。

我们以为,中国城市化轰轰烈烈,非常繁荣,其实,这是虚胖。

并非每个城市都是北上广深

人口收缩是宏观层面,空间破败是在微观,和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20年前,我们可能想象不到今天是这样一个现状,这给了我们很多思考。

导出图片Tue Aug 07 2018 22_01_55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思考一,城市和人一样是有生命周期,会生老病死的。我们应该尊重城市的发展规律。

思考二,即便我们要发展未来城市,可能也有多种模式。也就是说,并不是每一个孩子,都要、都会长成一米八的个子。我们应该关注到中国城市化的另外一面。

思考三,如何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无人驾驶、云计算这样的技术,来适应人口流失的现状,改善城市空间?

就是说,人少了,空间破败了,技术该如何支持?最核心的,还是要回归到居民生活质量的改善上。可能老百姓并不关心一个城市人口是不是减少,我只关注我出门之后有没有椅子坐,公共空间给没给我一种愉悦感。

最后,这是我的一个没有基于学术的判断——我认为,未来城市注定是极化的而不是扁平的。

导出图片Tue Aug 07 2018 22_02_01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从城市收缩引发的「抢人大战」可以看到,很多城市已经开始走向极化,强者越强,弱者越弱。未来,第四次工业革命将会让这样的极化更普遍。

也就是说,中国有资本思考未来的城市,可能是个位数。并不是每个城市都是北上广深,也并不是每个城市都要开始思考「未来」——很多城市,有着当下就急需解决的问题。


文字 | 漫倩

校对丨其奇

17:33
周济林 南京大学天文与空间科学学院 教授、院长

地球只是驿站,人类的下一个落脚点在哪里?

2018-08-08
16:42
黎耕 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 副研究员、考古天文学家

中国古代有那么发达的科学和技术,为什么近代科学没有产生在中国呢?

2018-08-08

造就评论0

造就  发现最有创造力的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