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 Anderson 3DR 首席执行官 《连线》杂志前主编,《长尾》、《免费》、《创客》作者

没有新发明却总能占据龙头产业,中国人是怎么做到的?

造就 TALK · 2018-07-11 · 09:19:07

造就第304位讲者 Chris Anderson

3DR 首席执行官

《连线》杂志前主编

《长尾》《免费》《创客》作者


很高兴再次来到中国,这应该是第10次了。我从1997年到2001年在上海住了4年,得以见证中国现代化的雏形期。

如果让我用一个词来描述中国,那应该是颠覆性。

这也是我今天要谈的话题,我想从一个企业家和技术观察者的角度,说说我从颠覆中吸取的经验教训,还有我从中国以及硅谷学到的东西。

从餐桌上起飞的无人机

我的故事要从学校里常见的一张简单幻灯片开始。这张幻灯片会告诉你市场的特性,例如,产品功能多,价格就高,功能少,价格就低,以及传统市场里商品是怎么进行配销的。

导出图片Fri Jul 06 2018 17_04_57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不过,你会发现,但凡跟飞机有关的产品都很贵,可能高达好几百万美元。在飞机制造业中,压根就没有便宜的低端产品。航空航天业也做过量化生产的尝试,但没有成功,能做到的仅仅是稍微下调价格,问题在于其生产体系臃肿庞大、成本高昂,而且效率低下。

而我住在硅谷,那里的产品价格常常低到可以忽略不计,于是,我就开始琢磨,如果用零价格来颠覆航空航天业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

我们是怎么做的呢?

导出图片Fri Jul 06 2018 17_05_10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这要从十年前说起,一切只是无心插柳。

我有五个孩子,我总是努力激发他们对科学技术的兴趣。有一天,我说:“咱们做点有趣的,做个飞行机器人吧。”他们问:“什么是飞行机器人?”我们上网搜了一下,发现飞行机器人就是无人机。他们接着又问:“那什么是无人机?”

我们又搜了一下无人机,结果显示无人机就是带有自动驾驶仪的飞机。问题又来了:“什么是自动驾驶仪?”答案就是:传感器加电脑加软件,能知道自己的位置,能辨别上下,还知道如何飞行。

640.gif

于是,我们用乐高积木做了一个自动驾驶仪,并把它放在一架玩具飞机上,也算是飞起来了。

导出图片Fri Jul 06 2018 17_06_08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这就是我们的第一个公司。它看起来不像个公司对吧?其实就是我的孩子们在餐桌上把玩具部件组装成一个机器人小飞艇,然后装进比萨包装盒里,拿到科技展会上摆摊卖掉。

导出图片Fri Jul 06 2018 17_06_14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它很不专业,就是我和孩子们随便玩玩做出来的东西罢了。但还真有人想要这类东西。它们卖得太快,以至于我家小孩不愿意再做了。我只得找个更好的工厂来继续生产。

于是,我建立了一个交流群,以便跟大家讨论如何做更多类似的东西,现在,这个交流群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机器人学交流群之一。

500美元就能颠覆航空业

导出图片Fri Jul 06 2018 17_07_35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这个人是我在网上认识的,叫乔迪·穆尼奥兹。

我当时心里也没底,但是他看起来挺聪明的,还会用Wii游戏机手柄来操控直升机。

我说:“乔迪,咱俩也不认识,但你看起来会做电子设备。我家小孩反正是不愿意做了。你来帮我做好不好?”

他说:“当然可以。反正我也有时间。”

我说:“你需要我给你提供什么吗?”

他说:“我需要五百美元买零件。”

于是我给他汇了五百美元。他发了张照片给我。

我当时觉得还挺好的,以为该做的都做完了。

后来他又给我发了另一张照片,说他找了些朋友来一起制造无人机,我觉得那太棒了。

640 (1).gif

过不久,他又给我发了一张照片,说他找来了更多的朋友。他还说他在墨西哥的蒂华纳开了另一家工厂,工厂正在扩张。直到那个时候,我都还没见过他本人,他就只是一个网友而已,我一共就给了他五百美元。

到2013年,统计显示,我们每星期生产的无人机数量比所有美国航空航天公司生产的总和还要多。看看我们对美国直升机价格带来的影响就知道了。

这是美国的直升机进口价格走势图。

导出图片Fri Jul 06 2018 17_07_54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大家突然意识到,拍照这点活儿其实完全不需要用大型直升机,用小型无人机就可以了。于是乎,市场上对无人机的需求达到数百万台,但对直升机的需求只不过几千架,导致直升机的均价大幅下降。

我们基本上是一不小心毁灭了整个直升机行业,一不小心创建了一家21世纪的航空公司。而这家颠覆了一个行业的公司,竟然是靠五百美元和一个蒂华纳少年发展起来的。要知道,蒂华纳可是以贩毒集团和廉价酒出名的。

这就是我们的成果,我们开放源代码、公开设计过程、分享操作软件、建立交流群,大胆创新,边做边学,最终携手取得了现在的成果。

与此同时深圳大疆公司的无人机也在中国面世了。

正如我开头所说的,中国是世界上最具颠覆性的国家,在我们毁灭了直升机行业后的九个月内,无人机价格又下降了70%,我们被大疆颠覆了。

导出图片Fri Jul 06 2018 17_08_00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于是我们不得不离开硬件行业,如今就只做软件了。毕竟创新和变革的速度太快了,虽然我们因颠覆和公开源代码而快速成长起来,但我们还是不够快、不够便宜,无法与当今中国真正颠覆性的行业竞争。

这就是我所亲历的颠覆浪潮和创新浪潮,每一波浪潮都会改变我们所在的行业和我们与之合作的行业。而且,这些浪潮都是由新公司引领的。它们不是航空航天公司,不是黑客公司,也不是玩具公司,而是在前人肩膀上发展起来的新公司。

打破常识的创新模式

我们还发现,这个颠覆性世界的运行模式与以往完全不同。

导出图片Fri Jul 06 2018 17_20_55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传统行业成本高,风险低,受到各种管控,发展速度很慢,愿意为其高价产品买单的客户数量也不多,新的行业则刚好相反。

在处理同一件事上,颠覆型创新者都会有跟传统行业不一样的做法。我们当时的成本非常低,将成果对外开放,也知道如何在监管体系之外进行创新。我们发展速度很快,有几百万的客户。

所以,如果你在创办公司的时候,没有遵循传统公司那套标准,没有围着政府需求或少数客户的需求转,那也许就能凭借一些简单的经济学原理来改变一个已有的行业。

大家可能听过SpaceX。

伊隆·马斯克之所以创建SpaceX,不是因为出现了什么新材料或太空领域的突破,而是因为他觉得与太空相关的产品和服务完全可以变得更便宜。

低价产品的市场往往更大,这是经济学最基础的内容,也即价格弹性的概念。马斯克把每磅负荷的太空飞行成本降低到原来的十分之一,结果如何呢?

他发现,对太空发射和在太空中运载东西的需求比想象中要大得多,而且还发掘出一批全新的客户和行业。只要价格够便宜,他们就想去太空里走一遭。

微卫星、新型全球定位系统、科学传感系统,甚至媒体、电信,所有这些都可能以较低的价格出现在市场上。

导出图片Fri Jul 06 2018 17_21_14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当然,他还发现,只要将价格降低,达到更高的产量,就会产生规模效应,就可以使用可重复使用的火箭,从而获得更高的制造效率,产品价格也就越来越低。这就是经济学原理发挥的颠覆性作用。

另一个例子很简单。现在的飞机控制面板一般长这样,这些设备几乎都可以装在手机上。那么未来会不会出现空中出租车呢?

也许你不需要经过训练和掌握飞行技巧就可以开飞机,或者你只要按下手机上的按钮就能开飞机?这样一来,飞行员的数量一定会大大增加,电子设备很有可能让普通人像训练有素的飞行员一样安全可靠,而这,必将颠覆运输业。

目前的很多行业里,不少岗位都依赖那些经过大量训练的专业人才,打破行业壁垒的关键就是制造出可以完成复杂指令的接口。当这个行业的参与者数量成倍增长时,应用程序数量也会成倍增长,价格则会相应下降。有时候一个行业就是这样被改变。

开放,让人人皆可创造

我认为,这20年来给中国带来变化最大的一样东西,就是移动设备,尤其是安卓系统。这个开放的软件生态系统,催生了各种应用程序、设备和服务,让中国从一个制造大国变成了软件大国。

导出图片Fri Jul 06 2018 17_21_20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在某种程度上,作为另一个开放系统的互联网也做了同样的事情。云是开放的,Linux是开放的,互联网协议本身是开放的。我觉得正是这种开放性才让中国能够发挥出创新潜力。

我们之所以说个人电脑具有变革性,是因为它是面向普罗大众的,而不是只为计算机专业人士设计的。所以,开放一切资源,让人人动手去创造,搭建各种平台,这些都是极为重要的。

拿金融行业来说,如果我们让金融变得便宜、开放会怎么样?你看,现在不是有区块链、比特币这类东西了吗?如果让生物变得开放会怎样?基因组学和计算生物学就会得到爆炸式的发展。

我们今天谈到的太空、汽车和无人机,都是只有新行业而不是传统行业才能开辟的领域。

十年前,我们推出的无人机是一种人人都可以自己动手制作的趣味玩具,我们公开了所有的源代码和操作软件。我们现在也在这样做。

这是我们跟世界上最棒的自动驾驶车之间的对比。我们的自动驾驶车规格很小。他们做的工作我们都做了。不过我们跟他们有点儿不一样,我们一台车200美元,他们一台车20万美元。

重点是,我们花更少的钱做到了同样的事。我们不需要获得审批,不需要巨额资金,也不把车放到公共道路上。我们不造成人员伤亡,因为车上压根就没人。

而这是我们目前的发展情况,这是我们在技术、计算机视觉和人工智能方面取得的进展,参照的是这些领域在人类历史上最好的发展阶段。

导出图片Fri Jul 06 2018 17_21_27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在12个月内,一群抱着做着玩的心态的业余爱好者在各种技术、计算机视觉和人工智能领域取得的成就可以排到前10%。谁知道以后又会发展到什么地步?

可能就当这是个爱好,做着玩儿,或者会像当初做无人机一样,通过自下而上、人人可参与的开放式创新创造出一个颠覆汽车业的新行业来。

导出图片Fri Jul 06 2018 17_21_40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开放、共享,这些就是我认为有关颠覆性创新的重要关键词。让一切更加平民化意味着增加普遍可用性,让人人都能使用到强大的工具。

「业余」这个词的意思是就算未经专业训练,你也能够参与其中,而且可能还会获得非凡的成果。


文字丨漫倩

校对丨其奇

  • 无人机
  • 航空业
  • 颠覆式创新
22:49
娄永琪 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 院长、教授

如果现在的孩子再不会玩,那么他们就完了!

2018-07-04
17:11
朱晔 广州美术学院建筑艺术设计学院兼职副教授 独立艺术家、策展人

我们把街道献给了汽车,把隔阂与疏离留给了自己

2018-07-09

造就评论0

造就  发现创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