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欣 馒头商学院 创始人

如今的职场,公司越来越需要牛人,但牛人却越来越不需要公司了!

造就 TALK · 2018-07-04 · 13:22:43

造就第303位讲者 王欣

馒头商学院创始人


「我们正在经历人类历史上一次最大规模的迁徙」。这是腾讯董事长马化腾在他的书里提出的观点。

马化腾认为,对于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变化,大家喜欢用颠覆这个词,但他形容这更像是一场迁徙,像当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我们现在的人类正在从一个我们真实的、现实的星球往数字星球上迁移。

导出图片Mon Jul 02 2018 19_39_05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在这个时代,70后、80后被称为数字时代的移民,95后、00后则是数字时代的原住民。我是1992年上的大学,那时候才第一次接触电脑,而我的女儿从生下来就会划iPad,六岁的她已经可以从App Store上下载游戏了,还玩的很不错。

职场新挑战

当下的媒介环境有了巨大的变化。过去是慢时代,现在是快时代;过去是科层时代,现在是扁平化时代;过去是理性化时代,现在是感性化时代……媒体在更新,人文在更新,时代对新职业、新职场提出了更大的挑战。

我们的父辈们几乎一辈子都在从事同样的一份工作,比如我的父母是医生,他们就做了一辈子的医生。我们现在的情况呢?却不是这样。我做过程序员,做过产品经理,现在又成为教育工作者,我们会做很多不一样的工作。

最近我们开设了一门新媒体专业课,有很多传统4A广告公司的员工来上课。按理说,他们曾是传统媒体时代的佼佼者,为什么现在要来学新媒体呢?那是因为现在大家都不看报了,也不看电视了,传统媒体遭受了互联网巨大的冲击。

导出图片Mon Jul 02 2018 19_39_11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再来说说产品经理,我们发现,从事这份工作的大学生来自五花八门的专业,有学英语的、学数学的、学新闻的,也有学心理的;还有从各个不同岗位转岗来做产品经理的,比如销售、技术、测试、营销、商务等等。

所以,我们做新职业培训常常面临这样的挑战——我们究竟该给孩子们教些什么呢?现在的职场正面临着一个非常大的变化,公司越来越需要牛人,但牛人却越来越不需要公司了!

以前人是为组织服务的,每个人都是企业里的一颗螺丝钉;而如今,一个人是非常自由的,他可以白天上班,晚上去兼职做专车司机。这种情况下,「人」已经从组织中解放出来了。对于个人而言,创业、自由职业者慢慢会成为主流。

相比较人而言,组织也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在过去的科层组织中,最上面是老总,中间有中层,底下是负责具体工作的员工。但如今你发现,公司里出现了越来越多被我们称为「特种兵」的员工,他们既会搞研发,又会写代码,还能做设计,这些人将在组织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教育新变化

人和组织都发生了变化,教育又有什么变化呢?现在,职场教育出现一种两极分化的趋势,一类是提供非常超前沿的知识,一类是提供非常实在的技能,可以帮助同学们在求职中更胜一筹。同时,互联网教育在形式上打破了时空的限制,但依然不变的是社群化的学习方式。

在我创办馒头商学院之前,我常常参与公司的大学生招聘,我对招人特别感兴趣。那时,公司实行「三堂会审」的制度,要求总监、人事、公司VP都要一起去大学里把关,以确保招来的学生水平高于公司的平均水平。

导出图片Mon Jul 02 2018 19_39_17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大概在2013、2014年的时候我就发现,产品经理、运营等岗位在互联网公司非常稀缺,但大学里却几乎没有设置对口的相关专业。虽然如今已经有大学开设了产品交互设计之类的专业,但当年这类学科真是少之又少。

基本上再好的大学生去到企业,头一年都是边做边学、边学边做,我觉得市场需求和大学供给之间存在着一个巨大的鸿沟。对我们创业者来说,这就是一个机会。所以我就在想,能不能创办一所大学,帮助大学生去更好地适应新技术、新场景下诞生的新岗位,帮助他们具备那些需要的新技能。

同时,我也在思考,当知识不再是稀缺资源的时候,当我们所有的知识都可以通过搜索引擎查到的时候,学校在整个教育场景中又该扮演什么角色呢?

我对两个空间和场域的印象特别深刻,一个是北京的龙泉寺,一个是美国的斯坦福大学。

龙泉寺特别有意思,别的寺庙都是闭门修行的,只有龙泉寺是开门办寺,无论你是不是佛教徒,都可以到龙泉寺去做一两天的短暂修行,而且它还有个特别可爱的小机器人,叫贤二。

我想,寺院都可以办一个没有围墙的寺院,学校为何不能办一个开放的学校呢?

导出图片Mon Jul 02 2018 19_39_23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我在2012年走访了斯坦福大学。去过这所大学的人都知道,她没有校门,也没有一个写着“斯坦福大学”的校牌。这所大学最吸引我的地方在于,那里的很多老师都有着三重身份,其一是学校里的老师,其二是一些创业公司的天使投资人,其三是一些大公司的高管。

这三重身份在老师身上得到了非常完美的结合。老师们可以把学校里学习研究的成果用到公司里去验证,接着又可以把验证过的结果提炼出理论带回课堂,和学生们分享。

我就想,我们能不能办这样的学校?

学习的目的

在中国的古文里,「学」和「习」是这样写的,「学」字是有一个人在打卦,旁边一个人在看,「习」字上面是一个羽,下面是日,就是小鸟每天练习飞行的意思。

导出图片Mon Jul 02 2018 19_39_30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当知识不再是稀缺资源的时候,老师又承担什么作用呢?那个学习的「习」字就很好地阐述了这一点。小鸟数飞(雏学数飞)叫「习」,我们学到还要做到呀,这就是中国人讲的“知行合一”。

英文里有一个关于教育的「ASK模型」,A代表Attitude(态度),S代表Skill(技能),K代表Knowledge(知识),我们要把知识转化成能力,使得脑、心、手三者合一,这才是学习的目的。

我们很多人是通过学习来逃避成长的。但是,在这个知识爆炸的时代,我们在各个平台上能获得的知识越来越多,但我们真正能做到的却越来越少。当知道和做到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人们就会变得非常焦虑。

某种意义上,老师就是一个榜样的作用, 他用他的「知道」和「做到」来告诉你,这个方法是可行的。

职业的探索

我初入职场时的老板,是有「IT劳模」之称的雷军。虽然那时候公司非常小,但我们这群大学生每周三就聚在一起开读书会,将日常工作中遇到的问题拿出来复盘,这对当时大家的成长是帮助巨大的。

现在,我们很多大学生并不知道要怎么选择未来的职业,很多时候都是听从父母。就像当初我的父母告诉我,要学一门手艺,我就选择了去学写代码、当工程师。

但在我参加工作后,雷军找我谈过一次话,改变了我的看法。他问我是不是可以尝试做产品经理?当时我对产品经理一无所知,很坚定地说不行,我要做工程师,我要挑战技术的高难度。

雷军当场问了我一个问题:你写代码的时候,有写诗一样的感觉吗?我说,没有。他说,那你就转岗吧。当你特别喜欢和擅长做一件事的时候,你就会出现心流,只有这时候,你的职业和你才得到了完整的统一。

所以,我们有时对职业迷茫,可能是源自我们缺乏一个对职业的探索机会。

一个大实验

当初创办馒头商学院的时候,我们起了「Mentor(导师)」这个词,是希望把职场中那些有过实战经验的人请过来,让他来讲课。所以,我们做「馒头」,更像是在做一个大实验。

在我们心目中,颠覆大学教育的未必是一所更好的大学,而是一种说不太清楚的东西,它在这个过程中改变了教育的结构,让更多更高质量的人参与进来。

我们又想:

可不可以让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老师?可不可以让终身学习成为可能?

可不可以突破商学院的围墙,让上不起商学院的人也可以上得起?

可不可以学以致用,把学费赚回来,甚至上学也能赚钱?

可不可以突破地域的限制,让边远地区的人同样可以接受教育?

还有,学习一定要在课堂上吗?读书、旅游、交谈算不算?

我在想,「造就」本身也是这么一个大讲台,也是一种更大范围的学习。

导出图片Mon Jul 02 2018 19_39_38 GMT+0800 (中国标准时间).png

有一天,我的女儿问我,什么叫做教育?

这真的是一个天大的难题。带着这个问题,我思索了很久,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古典老师(☞如此努力的你,为什么付出和收入不成正比?),找到了答案。他告诉我,「education(教育)」这个词是苏格拉底发明的,edu是管道,是引出来的意思。教育的目的,不是为了把一个孩子培养成企业或者是国家的螺丝钉,而是要把他内心里那个美好的东西给引导出来。

听完这句话,我非常的感动。

我觉得教育就是这样的,不是灌输,而是点亮,把每个人心中的那份美好引导出来,让Ta最终成长为Ta自己的样子。


文字丨方芳

校对丨其奇

22:49
娄永琪 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 院长、教授

如果现在的孩子再不会玩,那么他们就完了!

2018-07-04
17:11
朱晔 广州美术学院建筑艺术设计学院兼职副教授 独立艺术家、策展人

我们把街道献给了汽车,把隔阂与疏离留给了自己

2018-07-09

造就评论0

造就  发现创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