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美国电视脱口秀节目主持人、演员及制片人,其电视脱口秀节目《奥普拉脱口秀》(The Oprah Winfrey Show)是美国历史上收视率最高的脱口秀节目,她也由此被誉为“脱口秀女王”。

美国当地时间5月11日,奥普拉应邀出席宾夕法尼亚大学安南伯格分校传播及新闻学院毕业典礼并致辞。

作为一档“爆款”频出的脱口秀节目的主持人,奥普拉在演讲中谈到了因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兴起而孳生的假新闻现象。她说,“我们正在失去保持探索的能力。还有一颗善良的心。”奥普拉鼓励新闻专业的毕业生不仅仅要去讲述和宣扬真相,更要努力成为真相本身。“要做正确的事,特别是在没人看见的时候”。

金句频出的奥普拉还在生活、学习和工作上向年轻人给出了全方位的建议:“吃饭时别玩手机,吃饭就好好吃饭”;“你的工作不是你,只是你成长过程中所做的事”;“感兴趣比有趣更好”;“不要把自己和别人相比。在这个世界上,你只会成为你,你不是别人的复制品。”

以下为演讲全文:

谢谢,沃利丝·安南伯格(Wallis Annenberg)。特别感谢薇洛·贝尔(Willow Bay)院长邀请我今天来到这里。各位家长、教职员工、朋友、毕业生们,大家早上好。

此时此刻,我真想大声欢呼,因为我很高兴薇洛院长邀请我,但我无论如何都会来到这里,因为我有一位可爱的女儿就读于安南伯格新闻学院,今天是她硕士毕业的日子。所以,不管我会不会发表演讲,我都会前来。在此,我要特别祝贺这位年轻的女孩。她上七年级的时候,我与她相识。那一年,我第一次开始寻找聪明伶俐、乐于助人、坚毅善良、胸怀坦荡、拥有“它”的女孩。“它”是指不管发生什么,都继续前行。那一年,我亲自挑选了每一个人。我记得,我们当时在南非各地进行面试,她走进一座小镇的办公室,背诵了一首关于她老师的诗。当她走出门的时候,我说,“这就是拥有‘它’的女孩。”坦多·德洛莫(Thando Dlomo),我为你感到骄傲。她的姑妈坐了30个小时的飞机,从南非的那座小镇远道而来,参加今天这场典礼。非常感谢你。

今天,我有一些好消息和一些坏消息,想要告诉那些打算依靠沟通能力来构筑生活的人。我想先说坏消息,给各位提个醒。我总是把不好的东西放在前面讲。坏消息是:

我们周遭的一切,尤其是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现在被用来侵蚀对我们制度的信任,干涉我们的选举,破坏我们的基础设施,让广告商窥视我们内心最深处的渴望,让谣言肆虐,让人心浮躁,让骗子网站捏造的虚假故事在主流新闻媒体中四处流传。我们边走边盯着手机,却没注意到我们已经步入车流之中。

现在轮到好消息了。我听说,你们的家长今天晚上可能会带你们去非常特别的地方吃一顿大餐。我能做得比这更好一点。我已经说了坏消息,接下来是好消息:

这些坏消息是有解决办法的。这个办法就是你们每一个人。因为你们将成为新一代的新闻守护者,成为志向高远的求实者,用必要的智慧、洞察和事实武装自己,拆穿谎言。你们需要制止所有那些诋毁真正新闻的人,你们需要制止那些人。为什么?因为你们能进行反击,用事实拆穿谎言,让真相大白于天下。正如薇洛院长所说,你们有能力、有力量让那些有迫切需要的人发出声音,讲述他们的故事,让他们的故事为人所知。

我对此深信不疑,因为长期以来,我一直在这么做:如果你们能抓住故事人物的人性,你们就会更接近自己的人性。你们就能直面自己的偏见,建立自己的信誉,磨砺自己的直觉,培养自己的同情心。你们能用你们的本领——这就是你们在这里学到的东西——照亮世界上的黑暗。

我相信,此刻正是你们奋起之时。千真万确。除非你们不去任何地方,不去星巴克排队,不去参加聚会,否则无论你们去哪里,都会听到有人大谈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我还相信,问题在于,人人都用更加严重的歇斯底里去对抗歇斯底里,于是我们所有人都变得歇斯底里,且日益恶化。

这些年来,我意识到,我们不应该对歇斯底里以牙还牙,甚至陷入到抵制歇斯底里的泥潭中不可自拔。我们应该透过现象,看清本质。我们应该看穿歇斯底里,然后超越它。这就是战胜歇斯底里的方法,也是克服相互攻讦和流言蜚语,克服党派狭隘和分裂,战胜不公和仇恨的方法。你们利用这种方法,利用这个时刻来鼓舞自己,激励自己,鞭策自己投入到你们奋起的人生中去。借用我敬爱的导师玛雅·安吉罗(Maya Angelou)的一句话:恰如月亮落下太阳升起,伴随着潮汐涨落的规律,恰如希望高高跃起,你们将奋起。

我想告诉你们,你们现在的职责是用你们在这里学到的一切,用你们的所学去挑战左派,挑战右派,挑战中间派。你看到什么,就真实地去展现它,以事实为依据加以报道。下面是你们必须做的事:

每天,每一天,你们都必须做出选择,甘当诚实正直的典范,因为真相能还无辜者清白,让有罪者伏法,能涤荡污秽,振奋人心。真相一直是,也将永远是我们抵御腐败、贪婪和绝望的盾牌。真相是我们的救赎之道。在座的各位,南加州大学安南伯格传播与新闻学院的学子们,你们不仅应该讲述真相,书写真相,宣扬真相,说出真相,还应该成为真相。成为真相本身。

奥普拉2.jpg

所以,我想谈一谈我们今天身处此地的真正原因。大概一个半小时后,你们就将进入一个似乎已经发疯的世界。我主持了25年的《奥普拉脱口秀》,这是收视率最高的脱口秀节目。我从未错过任何一期节目。一期都没有。25年,4,561期节目。所以,我知道如何说话,但我有点害怕来这里,因为毕业演讲不好做,很难想出你们没有听过的话与你们分享。我能提供的任何信息或指引,都是你们的父母、老师或者Siri已经说过的。所以,我想告诉你们,我没有任何新的经验教训可谈。但我常常认为,有没有新的经验教训不重要,重要的是一次又一次地真正吸取旧的经验教训。

让我从几个宏大的主题说起:随便挑一个领域的问题,任何领域,问题就会不少。

以下只是我最关心的一些问题。有枪支暴力,有气候变化,有系统性种族主义,经济不平等,媒体偏见。无家可归者需要机会,吸毒成瘾者需要治疗,梦想家需要保护,监狱系统需要改革,LGBTQ群体需要认可,社保体系需要节约,厌女癖需要制止。必须制止。

但你们无法解决所有问题,无法拯救每一个灵魂。但你们能做什么呢?

此时此刻,我认为你们必须向我们最危险的一个敌人宣战,那就是犬儒主义。因为当那个小恶魔潜入你们内心的时候,它会蒙蔽你们的双眼,侵蚀你们的正直,降低你们的标准,扼杀你们的同情心。犬儒主义迟早会粉碎你们的信仰。当你听到自己说“别人说什么无所谓,那又怎样,我做什么都没关系,谁在乎?”的时候,你就知道,你必将和我们的文化发生冲突。

我明白幻灭是多么地容易,让冷漠蔓延是多么地诱人,因为157个频道都在传播焦虑,24小时不停,昼夜不断。我认识的每个人都能感受得到。这让我们知道,我们必须表明立场,捍卫我们拥有希望的权利。我们必须拿出我们的每一分智慧和勇气来表明立场。

问题在于:你愿意为了什么而奋斗?这个问题将伴随你们终生。

你们应该这样回答:你们的言语即你们的名誉所系。说到做到,身体力行,动手实践,亲力亲为。然后你们会知道,历史仍然在书写,明白了这一点,你们便能从中汲取力量。你们每天都在创造历史。历史的车轮还在转动。你们做的事情,以及你们没有做的事情,都将成为历史的一部分。你们留下的遗产不是来自于一样东西,而是来自于一切。

我还记得2007年,在我创办自己的学校后不久,我回到美国,坐在玛雅·安吉罗家的桌边,很开心。她未能参加在南非举行的开幕仪式。我对她说,“玛雅,奥普拉·温弗瑞领导学院将是我最大的遗产。”我记得当时她正站在台子边做饼干。她放下面团,转过身,看着我说道,“你不知道你的遗产将是什么。”我说,“你是在开玩笑吧?我刚刚创办了这所学校,还有那些女孩,它将是……”她说,“你不知道你的遗产将是什么,因为你的遗产是你接触的每个生命。你接触的每个生命。”

这句话改变了我。

没错,你不可能单枪匹马阻止带着攻击性武器的人走进校园,不可能凭一己之力确保先辈们千辛万苦争取来的权利可以传诸后世,也不可能独自一人帮助4000万美国人脱离贫困,但如果你根本不在乎,连试都不愿意试一下,你会成为怎样的人?如果我们齐心协力,共同致力于比我们自身更加伟大的事业,我们可以移除怎样的大山,可以打破怎样的僵局?大家知道,我最大的满足和回报正是来源于此。

挑一个问题,任何问题,然后做点什么。因为对那些受到伤害的人来说,一点改变就能让他们受益一生。

有句话我很想说,但又犹豫不决,因为我上次演讲引发的流言蜚语才消停下来。但我还是要讲:投票,投票,投票。留心那些声称代表你的人,看看他们以你的名义在做什么,在说什么。他们代表你,但如果他们没有公正地对待你,或者他们的政策不符合你的核心价值观,那么你有责任让他们卷铺盖回家。如果他们往道德的低处走,我们就去投票站。先辈们为了那个权利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我每次投票的时候,都会想到这一点。所以,不要让他们白白牺牲。

演讲结束之前,再说点其他的。

早餐要吃好,这大有益处。

按时付账,回收利用,整理床铺,胸怀大志。

对人们说谢谢,要真诚。

在必要时寻求帮助。

吃饭时别玩手机,吃饭就好好吃饭。

要知道,你今天发布的帖子和照片,也许在明天或者20年后的工作面试中会被问到。

尊老爱幼,爱护动物。

还要明白,感兴趣比有趣更好。

买一张好床垫,以后你的背会感谢你的。

不要在自己的鞋子上省钱。

如果你与你真正所爱的人争吵,看在上帝的份上,想办法跟他们和好,因为人生苦短,哪怕是在最漫长的日子里。

奥普拉.jpg

还有一件事,你们肯定已经知道,但绝对值得再说一遍,那就是不要混淆法律和道德,因为二者完全不同。

在法庭上,有漏洞、技术细则和讨价还价,但在生活中,你要么有原则,要么没原则。所以要做正确的事,特别是在没人看见的时候。不要把金钱和名气等同于成就和品德,因为我敢向你们保证,根据我采访过的很多人来看,二者并非自动对等。

你们还需要知道一点。你的工作不会永远让你感到满足。有朝一日,你可能会觉得无聊,或者根本不想去上班。无论如何,你都应该去。要记住,你的工作不是你,只是你成长过程中所做的事。每一次亡羊补牢,每一次被上司抢走功劳的时候——这种事情会发生的——要寻找教训,因为教训一直就在那里。关于工作,我能提供给你们的头号教训是:精通、警惕、擅长你所做的事,让你的才能无法被忽视。

最后我要说的这个,会拯救你——不要把自己和别人相比。在这个世界上,你只会成为你,你不是别人的复制品。我费了很大劲才明白这一点,当时我还在主持新闻直播。

我在19岁时第一次开始播音,20岁时做了主持人。在我20多岁的一天晚上,我模仿芭芭拉·沃尔特斯(Barbara Walters),试图像她那样说话,像她那样举止,像她那样并拢双腿。当时我正在直播,我没有提前把稿子看完,于是,我把Canada读成了Canahdah。我崩溃了,因为我想,芭芭拉绝对不会把Canada读成Canahdah。那一场小小的失误,那一次小小的崩溃,那一个我停止模仿别人的时刻,使真正的我得以回归。

你们的生命之旅就是学习如何做更真实的自己,如何最充分、最真实地表达自己。这就是你们来这里的原因。无论是在工作、生活,还是在人际交往和感情关系中,你们都应该如此。

用爱因斯坦的话来说,“教育就是当我们把在学校所学忘光之后剩下的东西。”

你们在南加州大学学到了很多东西。当你们学到的所有东西渐渐消失于你们的生活中时,我希望,剩下来的是你们的分析能力、辨别能力和创造能力,一有机会,就去探索那条更少人走的道路。我希望,你们在探索的时候全力以赴,你们所受的教育将帮助你们在探索那条道路的时候,拥有开放的心态和辨别的能力。我们正在失去辨别的能力。还有一颗善良的心。目前世界上有70亿人。而你们坐在这里。你们从南加州大学安南伯格传播与新闻学院获得的学位,你们即将得到的这个学位是一种特权。这种特权要求你们运用所学的知识,向那些无法来到这里的人施以援手,他们从未有过你们今早这样的毕业典礼。

所以我对你们寄予厚望。希望你们拥有好奇心、自信心和道德感,希望你们获得启发,勇敢前行。对于我所做的每一个重要决定,我都相信自己的直觉。我还希望你们心地善良,有自己的目标,以及为那个目标奋斗的热情。我真切地希望,你们每一个人都为文化的交流、时代的交流作出贡献。真正的交流意味着,你必须到人们所在的地方去和他们交流,不是你所在的地方,而是他们所在的地方。我希望你们带来变革。要对你们自己下赌注的时候,我希望你们加倍下注。赌自己能赢。我希望你们永远记得,在这个美好的日子里,在这个时刻,你们终于走到了这一步,在场的每个人是多么开心,多么释然。

南加州大学安南伯格传播与新闻学院2018级的毕业生们,祝贺你们!


翻译:于波

校对:Lily

编辑:漫倩

来源:Entrepreneur.Com

  • 毕业演讲
  • 教育
  • 奥普拉

造就评论0

造就  发现最有创造力的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