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少琪 黑芝麻文化娱乐有限公司创始人 著名填词人,制作人,监制

当风再起时,我希望出现在你们歌单里的,不只有我的粤语老歌

造就 TALK · 2018-06-11 · 11:27:39

大家好,我是陈少琪,是来自香港的音乐人。今天我要跟大家分享自己从业32年以来,在乐团里面的经历,还有一些创作心得。

我是一个比较幸运的人,在1984、1985年的时候,我认识了刘以达、黄耀明这两位朋友,当时他们正要组一个男子乐队,我就自荐写了一些歌词。随后的一两年,我们做出了很多demo,寄给大大小小的唱片公司,很快他们就受到了唱片公司的赏识,签约成为艺人,并改名为“达明一派”。

当时“达明一派”的曲风、歌词、MV、造型等都比较超前,给那时的乐团带来一些冲击,而我也很幸运地因此受到很多前辈及歌手的注意,当时谭咏麟、张国荣、梅艳芳、张学友就来请我给他们去写歌。

导出图片Thu May 31 2018 15_29_20 GMT+0800 (CST).png

往后20年,我在香港创作了大约两三千首歌词,也慢慢从一个作词人演变成一个演唱会和歌曲专辑的制作人,之后又参与了策划。直到2005年,我的事业上出现了一个拐点,也可以是一个转折点,是什么呢?

40岁,重新起步

当时内地音乐市场开始腾飞,很多人都请我来北京、上海做一些音乐的项目,坦白说,那时我心里是有一点不平衡的,为什么呢?当时我搜索百度的音乐榜,前100名里粤语歌曲大概只占了十首、八首,甚至更少,有的时候,一两个月甚至半年都没有我的作品出现。

导出图片Thu May 31 2018 15_29_26 GMT+0800 (CST).png

再搜一下前500首经典歌曲,即便有我的作品也都是八九十年代那些经典的粤语老歌。那时候我就在想,我到底要不要去攻下这个我完全不熟悉的市场?我40岁了,要重新起步,太老;要退休,又好像太早,但我终归还是没有放弃。

到了2006、2007年,我在北京成立了一个工作室。比较幸运,我参与了一些大型公益歌曲的创作,包括2008年北京奥运会、2010年上海世博会等。然后也很幸运,在2008年为电影《画皮》创作的主题歌《画心》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

从2008年至今,我的工作室做了很多歌曲以外的项目,有一些甚至是跟音乐没有任何关系的,有广告、代言、演唱会、MV拍摄。我们还跟迪士尼合作:2016年迪士尼乐园开幕,我和谭盾老师合创了迪士尼乐园上海主题歌。

但是在各种音乐项目里,我唯一情有独钟的表演方式其实是音乐剧。1997年,我为张学友演出的音乐剧《雪狼湖》担任编剧,以及创作了大概四分之一的歌词,还写了一首歌曲。去年是《雪狼湖》20周年,香港漫画家马荣成的经典作品《风云》要改编音乐剧,我也担任了歌词方面的工作。

导出图片Thu May 31 2018 15_29_32 GMT+0800 (CST).png

电影《风云》相信大家都看过,去年那部的制作让我认识到很多舞台上的新科技,包括水、火,很多新的投影。今年年底,我应该会跟上海文广演艺集团合作开发我个人的第一部音乐剧,名字叫《爱在星光里》。

Remix

为什么在种种音乐表演方式里,我对音乐剧情有独钟呢?

我觉得我有一种天赋,看到某些图片,可以很快地把它们转化成文字。在我10岁那年,我甚至可以把这种文字变成歌词。我初中时,经常把一些英文歌曲改成中文歌曲,并写出很多不同题材的歌词。中学毕业之后,我读了平面设计的专科,也慢慢把这种能力转化成摄影、绘画,甚至制作三维立体的模型。

我在生活中有很多不一样的体验,我喜欢把它们变成一种创作的作品。

导出图片Thu May 31 2018 15_29_38 GMT+0800 (CST).png

这些是我以前用胶卷拍的一些照片。最倒霉的就是跟我合作的艺人,因为每一次我跟他们录音、拍MV、广告,我到现场除了要求他们拍摄之外,还会让他们做我的模特,让我拍照,不管他们愿不愿意。所以看他们无奈的眼神,你就应该知道他们的感受,但他们很尊重我,因为知道我喜欢摄影。

还有就是绘画。素描是我很喜欢的一种表现手法,我觉得黑白画面特别能让我心灵变得纯净,情绪变得稳定,这是绘画沉淀下来的一种魔力。

导出图片Thu May 31 2018 15_29_44 GMT+0800 (CST).png

这几幅画是我经常给自己的一个任务,我坐飞机时,如果是两三个小时这种短时间的航班,我就一定要把一个图画出来。但是左下角李嘉欣那幅是一个很精细的素描。

这些精描,每一张都要画上百个小时,平摊到每一天需要两三个小时,下班之后回到家就要画,一个月、两个月,甚至要半年才能完成。这都是一些纹理,那些水、头发都是一根一根去描出来。

导出图片Thu May 31 2018 15_29_51 GMT+0800 (CST).png

在这个精描的过程里面,我能够跟自己的心灵对话。我觉得这能让我有更多时间去思考所有的作品,因为艺术是相通的嘛。很多人都问我,艺术是怎样相通呢?那接下来我要谈谈我惯用的一些创作手法。

不平衡、反差、升华

导出图片Thu May 31 2018 15_29_56 GMT+0800 (CST).png

第一种很简单,就是不平衡、不对称。画面上的不平衡,比如说物体的大小、前后。比如说右上角那个骑车的人,面对几千个路人,这种就是画面上的不对称、不平衡。

另外就是反差,颜色的反差。右边梁咏琪的黑白跟红色的海星是颜色的反差。

导出图片Thu May 31 2018 15_30_02 GMT+0800 (CST).png

左下角那个汽水罐上有一句口号。“love our earth,like it's your heart”,爱护我们的地球,好像爱护自己的心一样。“earth”那个字,如果把最后那个字母“h”挪到最前面去,就变成了“heart”。这个是我想出来的一句口号。

因为艺术是相通的,所以在歌词上,我也会应用不对称、反差的手法。大家可以看一下《画心》歌词上标黄的部分,都是跟人身体有关的元素,比如瞳孔、生命轮廓、目光、心跳、骨骼,而绿色部分则是跟意境有关,比如黑夜、桃花、月色等等。

导出图片Thu May 31 2018 15_30_08 GMT+0800 (CST).png

作为副歌的最后一句,“你是我一首唱不完的歌”,也是一种不对称、一种反差,虽然它跟前面两种元素一点关系都没有。但这些都是设置好的一种升华。

很多人说,艺术是生活的一种升华,那什么是升华呢?我想分享的是,如果你看到一些很平凡,很没有特点的东西,你有没有能力看出点不一样的东西?

我喜欢改装一些模型,改装一些很正常、很普通的东西,把它变成不平凡的事情。比如说这个拍立得照相机,我看到它那个造型觉得很有趣,我想看看我可以把它改变成什么东西,于是我把它拆开再重装,上颜色,把它变成一个飞船,还加上了一些很军事化的零件。

导出图片Thu May 31 2018 15_30_14 GMT+0800 (CST).png

但重要的是,回到原点,它还是能拍照的,它还是一部正常的拍立得,这也是一种生活上的灵感,一种升华。

这是我以前做的一个模型草稿,说实话好久了,现在一些零件慢慢已经收集回来了, 但还没有时间做,我一直想把一辆mini汽车改装成直升机。

导出图片Thu May 31 2018 15_30_20 GMT+0800 (CST).png

我有一个朋友,同时他也是一名家长,有一天问我说:“少琪,你有那么多兴趣,那么多创作,那你觉得怎样才能培养孩子有一些比较专注的素养和兴趣?”我问他,“你除了给他买最新的手机、最新的电脑、笔记本之外,有没有培养他花很长时间去完成一些作品、一些任务?比如说一个月、半年、甚至一年以上的?”

他惊呆地看着我,就说并没有。那我说:“你赶紧去做,因为现在新媒体、高科技、AI很发达,如果你想你的孩子有能力抗衡这个时代,那你应该在给他手机、笔记本的同时,还要培养他能够完成一些需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完成的作品或任务的能力。因为会做、能做这种事情的人越来越少。”这就是第一种艺术升华。

第二种升华就是现在有太多太多信息,每一天我们打开手机看微信、看微博,很多好的或不好的东西,跟我们有关或无关的东西,我们都能很容易接收。所以我给他的意见就是,尽量把自己的判断能力、审美标准提升一级。

什么意思呢?就是我们别花时间去批评一些不好的东西,别花时间去骂一些我们不认识的人;反过来,我们要花时间去欣赏我们觉得好的东西,花时间去夸我们觉得好的作品。这才会让自己审美的标准更纯粹。

接下来我要分享一首歌,就是我十年前给周笔畅写的一首歌词《反复》,这个也算是一种升华。你现在看到的不是最初的版本,最初我想用最简约、最简单的字眼写一首歌词,原稿其实只有12个字,歌名也是《反复》,就是反反复复用12个字来写一首歌词。

导出图片Thu May 31 2018 15_30_26 GMT+0800 (CST).png

但她的经纪人觉得他们的歌迷比较年轻,太简约的歌词接受不了,所以这个最终版本,虽然不是12个字,字数也很少,这也算是生活的一种升华,只不过把它体现在了作品里。

慢而勤奋着

现在流行一个词叫“慢活”。很多人以为慢活就是代表很松散地生活,在咖啡厅里面一坐三个小时,就是慢活。其实并不是,慢活其实也需要勤奋。

即便是因为兴趣要玩的东西,我也是一个勤奋的人。花几百个小时画几张画,弄什么模型,这跟赚钱没什么关系。在香港乐坛的黄金时代,其实艺人、创作人也是很勤奋的。比如说梅艳芳以前是在游乐园里面,七八岁就要天天去锻炼唱歌跳舞,后来才成为了舞台上的天后。

慢生活也是我用生活方式来体现前面我说的不平衡、不对称,为什么呢?直到今天,用手机APP随便就能找到几千首歌,但我还是会经常听黑胶唱片,哪怕它效率很低,每15分钟要翻一翻唱片。我还会拍胶卷照片,改装自行车,天天在网络上满世界的找零件,这个并不贵,只是需要花时间而已。

导出图片Thu May 31 2018 15_30_44 GMT+0800 (CST).png

在这些过程里,我慢慢对所有我拥有的东西都有了很深厚的感情,也会越来越重视一些东西。新媒体时代,所有东西都是过目即忘,很快得到,很快忘记,透过这种慢生活,可以让我更加珍惜自己能得到的东西。

所以我跟新一代艺人合作的时候,我就跟他们说,勤奋是你能在这个圈子里面继续生存下去的一个必需态度。除了包装、人设之外,你很勤奋的态度,是让你能常青下去的一种必要条件。

流行文化发展了那么多年,我们所谓的创作已经很难从零开始,从无到有,我们很难发明出一种新的载体,新的曲风。你别说永恒了,能做到常青已经不错。所以要做到常青,勤奋就是必须要的。

风再起时

最后我想跟大家讲一首歌背后的故事。是关于哥哥张国荣的,每年的4月份也是怀念张国荣的季节。

导出图片Thu May 31 2018 15_30_51 GMT+0800 (CST).png

1990年张国荣决定要退出乐坛,有一天晚上,我们几个在香港中环的一家餐厅吃饭。张国荣提出来这个念头,我就跟他说,你成名作品叫《风继续吹》,我想再为你写首关于风的歌,让你的歌迷在风吹起的时候能想起你,歌名就叫《风再起时》。

今天我想用一个特别的方式,用粤语把副歌的部分念出来。为什么?因为在我讲完那个提议之后,没到一分钟,真的没到一分钟,张国荣就马上把那个旋律“嗒嗒嗒”哼出来了,我当场就完成了副歌的部分,其他主歌部分是回到家里,过了几个礼拜才完成的。

对我来说,在自己几千首作品里面,这首歌是印象很深刻的一首。所以我希望用粤语,把它的副歌部分,把当天晚上完成的那个部分念出来。


风再起时

词:陈少琪 曲:张国荣

风再起时

寂静夜深中想到你对我支持

再听见欢呼里在泣诉我谢意

虽已告别了

仍是有一丝暖意

风再起时

默默地这心不再计较与奔驰

我纵要依依带泪归去也愿意

珍贵岁月里

寻觅我心中的诗

风再起时

寂静夜深中想到你对我支持

再听见欢呼里在泣诉我谢意

虽已告别了

仍是有一丝暖意

仍没有一丝悔意



文字丨方芳

校对丨其奇

20:52
逄伟 携程 首席数据官

数据让旅行变得更美好还是更危险?

2018-06-11
32:31
张军 昆曲艺术家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平艺术家 国家一级演员

我们从厅堂唱到万人会场,只为证明自己要活着!自己还活着!

2018-06-11

造就评论0

造就  发现创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