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是麻省理工学院(MIT)校长拉斐尔·莱夫(L. Rafael Reif)于2016年2月11日发给MIT社群的一封电子邮件。


致MIT社群:


今天上午10:30左右,麻省理工学院、加州理工学院和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在华盛顿特区发布物理学领域的历史性公告:人类首次直接探测到引力波——爱因斯坦在一百年前预言的时空扰动。


基础科学的美与力量


本人通常不会为了颂扬某项研究成果而致信大家,无论它有多么了不起;MIT时刻都在创造重要成果。但我勉励大家好好思索今天宣布的消息,因为它在一个宏大的层面上,向我们证明了,人类为何要探求深层次的科学问题,如何探求,以及探求的意义何在。


今天的消息中蕴含着至少两个震撼人心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关乎科学:爱因斯坦凭借他的广义相对论,正确预测了引力波的行为。引力波即宇宙中引力极强处传送过来的时空涟漪,这些波动的信息微弱到几不可测;在此之前,它们始终没有被直接观测到。


由于激光干涉引力波天文台(LIGO)成功检测到了这些微弱的信息(有两个黑洞相撞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更大黑洞,并在此过程中发出了这些信息)。我们有显著证据表明,这个系统的行为跟爱因斯坦的预言毫无出入。


由于就连最先进的望远镜也要依赖于光线,我们无法看到这场壮观的碰撞,因为据我们所知,黑洞是不会发出任何光线的。但LIGO的仪器给了我们一双可以倾听它们的“耳朵”。在这种新的感官辅助下,LIGO团队遭遇并记录下了自然界的一个基本事实,一个前所未见的事实。而且,用这种新工具进行的探索才刚刚开了个头。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搞科研!


第二个故事关乎人类成就。故事始于爱因斯坦:一个人的思维之海竟可以如此广袤,以至于他构想的一个概念远远超出同时代人的实验能力,人们花了整整一百年,才发明出工具,印证了它的正确性。


故事一路延伸到雷纳·韦斯和他的合作者,延伸到他们的科学创造力和坚韧的毅力。雷纳·韦斯在技术可行性的最前沿工作了数十年,无视微乎其微的成功率,领导了一场全球性的合作,将一个精妙的思想实验转变成了重大的科学发现。


第二个故事中的重要人物包括数十名外部科学家和NSF管理人员,几十年来,他们系统性地评估了这个野心勃勃的项目,并下结论说,如此大手笔的投资是值得的。故事的最新一章向我们展示了,在向物理学界递交这些研究成果时,LIGO团队是多么的严谨。


细致的分析,同行评审后的出版,他们遵循着这个神圣的过程,一步步走来,让我们能确信无疑地分享这个消息。而与此同时,他们也为科学探索开辟除了新的疆域。


在MIT,如此多人都投身于解决现实世界中的问题,以至于有时候,为了给基础科学争取国家资助,我们会列出它在现实世界中的副产品,好让它显得名正言顺。而在这次的例子中,此种做法几乎不再行得通。然而,随即可用的“成果”也并不是没有:LIGO一直是上千名本科生和数百名博士的苦练基地,其中两人已经加入我们的教师队伍。


更重要的是,LIGO团队在技术方面充满了发明精神,借鉴其他领域的工具,创造出精密度空前的仪器。作为MIT人,我们都知道,人类无法抗拒新工具的诱惑。LIGO技术必将得到调试和进一步的开发,至于它会在未来带来何种“回报”,没人可以预测。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我们今天所颂扬的这个发现展现了基础科学的一个悖论:它是艰苦、严谨而缓慢的——也是激动人心、革命颠覆,有着强大的催化力。


如果没有基础科学,我们最好的猜测,最后也只能是猜测;再怎么“创新”,也都只是在边缘上修修补补。只有基础科学进步了,社会才能随之而进步。


作为MIT社群的一员,我感到自豪与感激——这个群体是多么能理解该成就的魅力和意义所在,多么堪负解锁机遇、继往开来的重任。


不胜惊叹与钦佩,


L.拉斐尔·莱夫

 

 

译 / 雁行

Source:《MIT News》

  • MIT
  • LIGO

造就评论0

造就  发现创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