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刚 中国白丝带志愿者网络项目负责人 北京林业大学性与性别研究所所长

虽然我生理上是个男人,但我就是那个被压迫的女人

造就 TALK · 2018-04-10 · 17:49:45

造就第278位造就者 方刚

中国白丝带志愿者网络项目负责人

北京林业大学性与性别研究所所长

20多年前的一个夏天,我非常偶然地读到一本有关女权主义的学术论文集,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到这个学术概念,我整个人都被点燃了,我一次次地抛下书,在房间里激动地走来走去。

那天下午,我骑着车,在北京炎热的街头转了3个小时,想去不同的书店再买更多关于女权主义的书,但我没有找到。那是1997年,距离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召开只过去两年,才刚刚有女权主义的书进入中国,并且还很稀少。

我如何认识女权主义?

作为一个生理男人,我为什么会被一本关于女权主义的书点燃?为什么我的生命仿佛有了不一样的色彩?

很多人对此感到奇怪,甚至多年之后也不断地有人问我。我认为,这和我的人生经历、家庭关系极为相关。

我生长在一个所谓“黑五类”的家庭,父亲在我三岁时就自杀了,我成长的过程是一直处于社会边缘弱势人群的状态。

当我感到被这个社会排斥时,其实我就是那个在父权体制下感受到被压迫的女人;

当我在学校里被同学欺凌时,我也是那个被压迫的女人;

当我被老师打骂时,我还是那个被主流强权社会压迫的女人。

不同的人,在女权主义当中看到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有的人看到了性别平等,而我则看到了关于平等、公正等人类永恒理想的追求。虽然我的生理上是一个男人,但我感觉自己就是那个被压迫的女人。从那之后,我就说我是一个女权主义者。

当我和很多朋友,尤其是男性朋友分享这个观点时,他们都笑晕了,有的人直接笑得捂着肚子蹲在地上,他们觉得女权主义好像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我想问大家两个问题:

▎你觉得女人拥有和男人平等读书、就业的权利吗?

认同的请举手。

哇!原来你们都是女权主义者。

▎你觉得女人也拥有和男人一样的性权利吗?

包括享受和追求性快乐、性高潮的权利,认同的人请举手。

哇!原来你们多数人都是极端的女权主义者。

所以说,其实女权主义并不是要女人卷起袖子和男人打架,只是说女人和男人,无论在社会上还是在家庭当中,在任何方面都应该拥有平等的权利,就是这么简单。

但有的时候,我们的社会却把关于女权主义的一些定义给污化了。

作为一个生理男人,在成为女权主义者之后,我不可避免地需要思考两个问题:

▎父权体制压迫着女性,而男性是父权制度的受益者,男性可能会去反思、质疑、挑战这个使自己受益的制度吗?

▎如果你想去挑战这个使自己受益,但令几乎所有女性都受害的制度,你又该从哪里入手?

在我探索回答这两个问题时,我也就开始了关于男性气质的研究。

流动的男性气质

在我们的传统社会当中,父权制被认为是男人的制度性特权,就好像是个三角形的顶端,它一直压迫着所有女人,男人都在这个三角形的顶端,但实际上在现实生活当中,我们发现并不都是这样。

比如说,男人是不一样的,男人当中有性倾向的差异,有种族的差异,有年龄、阶级的差异等等。因为不同的差异,有些男人就被压迫到了这个制度性特权的底端。

另外就是男性气质,在我们的社会当中,强调的男性气质是阳刚、主宰、支配、成功、占有、进取等等,但并不是所有男人都符合这种男性气质,就像并不是所有男人都能够符合主流社会的成功标准。

我们的文化一直鼓励这样的男性气质。比如说,骂男人的时候其实不需要用什么脏字,只需要问一个问题:

“你是个男人吗?”

没有骂你啊,但这个问题实际上是否定的,否定了你整个人,而原因可能就是因为你不符合那个阳刚、主宰、支配、霸权主义的气质。

其实我们可以看到,虽然这个男性气质在表面上支持男人阳刚,要男人成为一个强者,但在这个过程当中,很多男人也身受其害。

比如说贾宝玉,他就是一个挑战了主流支配性男性气质话语权的男人,他不想追求所谓事业上的成功,他就喜欢跟女孩子在一起。所以在他那个时代,他也受到了父亲等人的打压。

这是我在自己的博士论文中画的一张关于男性气质的图,我们的社会一直像这张图描绘的一样,我们强调男性和女性的关系是一个支配的关系。

男人应该是支配的,女人应该是从属的;

男人在个性上应该是刚性的,而女人则应该是柔性的。

但在真正的现实生活当中,男人的男性气质并不是一个僵死的状态,而是一个流动的过程,像我们在这张图中所看到的。当我们把这张图放倒之后,再用生命史把它贯穿起来,我们又会看到,一个男人在生命史的不同阶段,每段经历都可能直接影响到他男性气质的实现,再继而影响到他未来的男性气质。

一个男人男性气质的实现可能受性倾向、国际关系、所处阶级、文化、话语等影响,甚至和他交往的女性对象的女性气质有关。所以你会看到一个男人,有时在职场当中面对老板是幼弱的,而回到家里面对老婆、孩子时又变得很阳刚,所以男性气质并不是僵死一块的,而是一个可以不断变化流动的过程。

明白这一点对我们来说意义非常重大。如果说传统的、阳刚的、支配的男性气质可能使男人受害,而这个受害的过程又可能伤害到女人,那么当我们说男性气质可以流动的时候,其实我们也在说,这种男性气质是可以被改变的。

认识这个人吗?这就是年轻时的我。那个时候,我被骂做“二刈子”、“娘娘腔”,没有人管我叫“小鲜肉”。

这照片所体现出来的男人是不符合主流的、支配的、阳刚之气的,当一个男人不符合我们的文化里关于主流男性气质定义的时候,这个男人就会一直处于性别机制被压迫的底端。

这首名为《只要有一个女人》的诗告诉我们,当我们强调一种男性气质的时候,实际上我们也相应地建构了一种对立的女性气质。表面上,男人因为阳刚的、主宰的、支配的、霸权主义的男性气质受益,但实际上他也在受害。

性别气质的刻板印象是双面剑。有时给我们带来利益,有时又伤害着我们。就像这首诗里所说,“只要有一个女人讨厌情绪化女人的定型,定有一个男人可以自由的哭泣和表现柔情。”

我不会逐一念这首诗,我们可以随便抽出几段看看,诗中所描写的性别规范对男人和女人的双重压迫。

“只要有一个女人在竞争中被称作没有女人味,

定有一个男人将竞争视为显示男子气概的唯一途径;

只要有一个女人厌倦了当性玩物,

定有一个男人必须为自己的勇猛程度担忧…… ”

传统的、支配的、霸权主义的男性气质在伤害着男人,也伤害着女人。居于这种思考,我开始了关于影响男性气质改变的演讲,并进行了推动男性参与性别平等的一些实践。

白丝带运动与男德班

2010年,我创办了白丝带热线。这条热线强调是为家庭暴力施暴者的那些男性施暴者提供帮助,促进他们的改变。

有的人会挺诧异说,男人打完老婆还会打电话来求助吗?不应该是被打的求助吗?实际上我们这个热线接的第一个电话就是一个施暴的男人打来的。他渴望改变,为什么?

我们相信每个男人的内心其实也都向往幸福美好的生活,没有任何一个男人结婚是为了娶个老婆在身边打起来方便,但是因为他们的暴力倾向,破坏了夫妻的亲密关系。

注意这种暴力倾向恰恰是支配的,是主流男性气质所鼓励的,这种暴力毁坏了女人的生活,其实也毁坏了男人的生活。如果我们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就可以促进这些男人转变,从改造他们的男性气质做起。

这是白丝带热线提供帮助最成功的一个案例:

他叫顾伟,一位家庭暴力的施暴者,最严重的一次暴力呢,他开着拖拉机,把老丈人家的房子给铲平了。但后来他觉得这样不可以,他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再施暴。

于是,在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他多次拨打热线,现在他成为了一个反家暴的积极宣传员,在全国十几家电视台现身说法,讲述自己由一个施暴者转变为反暴力积极分子的历程。

所以我们看到,男人是可以改变的!

2013年,我成立了白丝带志愿者网络,我们目前已经在全国40多个城市有了2400多位志愿者,我们主要致力于三个领域的工作:

针对家庭暴力的当事人提供心理咨询和辅导;

针对青少年进行性别平等、放弃暴力的教育;

对大众进行宣传倡导。

白丝带实际上是一个发起于加拿大的国际性运动,它就是倡导男性改变、终止针对妇女的暴力。

白丝带做的一项比较有影响的工作就是“男德班”。知道“女德班”的人一定会笑是不是?曾经有一个臭名昭著的“女德班”,它培养女人“三从四德”,但我们这个男德班呢只是借用它的一个名字来称呼。

实际上,男德班的全称是“好伴侣、好父亲:男性成长工作坊”。在这个工作坊中,我们让男人反思传统的支配型男性角色,学习如何和伴侣相处,如何促进亲密关系,如何做家务,如何照顾孩子。

我们看这张照片,照片里的男人正在做挑战传统男性气质的一个游戏。我们让这两个男人不使用手,把自己脖子上套着的一个绳子套到对方的脖子上,由于整个过程不能用手,就需要两个人有非常亲密的身体接触。

在传统的男性气质下,这样亲密的身体接触恰恰是被禁止的,所以很多男人害怕这样的身体接触,当然背后还有关于被认为是同性恋的恐惧。

我们再来看这张照片,这是男人在学习抱孩子和怎么照顾孩子。记得我的孩子刚出生时,我的妈妈跟我说,“你不要抱孩子”。那我要问了,男人都不会抱孩子,女人就天生会吗?显然不会,我们都是学习来的,只不过我们的社会没有教给男人去学习如何带孩子。

男德班还有很多这样的活动,它们都是围绕着改变传统男性角色出发的,让男性参与到家庭和社会上那些传统由女性从事的工作当中。比如我们设计的让男人进产房陪产活动。

坊间流传着很多传说,比如,男人进产房会被吓阳萎。所以你看,男人有多脆弱。实际上,我们说男人进产房,也不是让你蹲在那里,一直盯着看那个生产过程是吧,我们只需要你握着你伴侣的手,给她力量。

注意!在这个过程当中,可不仅是你的伴侣受益,你的孩子,包括你自己,都从中受益。

参加男德班的一个男人后来跟我们分享他的经历,他说,当他进产房时他就想,千万不要生女儿,为什么呢?如果这个女孩子生出来太漂亮,他就会很操心;如果这个女孩子不漂亮,他又会很闹心。

我们先不去评价他那并不正确的性别意识,我们要说的是当时生出来的是一个女孩,这个父亲跟我们分享说,当他抱到那个女孩子时,他觉得这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女孩,他所有的担心都没有了,他整个身心被幸福充斥着,他感到无比幸福。

十多年过去了,他再看自己女儿出生时的照片说,哇,这个婴儿像所有刚出生的婴儿一样,皮肤黑黑的,五官挤在一起,都是丑丑的。但是当他在产房里边看到她的时候,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的姑娘。

我们要知道,在那一刻,他完成了和孩子的情感连接,他的父亲角色得到了一个升华。

我不相信,这样的男人未来会对他的伴侣施暴,也不相信这样的男人会对他的孩子施暴,或者远离他的孩子,不照顾他的孩子甚至性骚扰他的孩子。

为什么?因为你投入了情感,投入了爱。还是那句话,我们鼓励男人进产房,不仅是为了女人,不仅是为了孩子,更是为了男人自己。

唤醒及改变男性,路还很长

有意思的是,可能男德班这个名字很受媒体关注,当时有二十多家媒体去采访我们,去的都是女记者,她们写的报道都非常积极正面,她们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但是到了男编辑手里,都被改得面目全非。

男编辑说,哇,好搞笑的活动,让男人抱孩子。他们觉得很搞笑,有一个编辑把那文章整个改成了一个像搞笑剧的滑稽报道。当时也有很多家媒体发表了评论,我们事后收集到将近三百家媒体的报道,很多都是负面的,把我们视为嘲笑对象。

由这件事你就可以看到,让男人改变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情!因为我们的社会文化定义了男人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所以我们的路还很长。但我们的经验也告诉我们,男人是可以改变的,而且男人必须要改变!

我们没有办法想象,在所有男人都反对性别平等的情况下,只靠女性单方面的努力就能够实现性别平等。我们必须让男人参与进来,在参与的过程当中,还要让男人意识到这个努力不仅仅是为了你的伴侣,你的孩子,也是为了你自己。

男性可以从挑战支配性的男性气质中受益,可以从照顾伴侣、照顾孩子、做家务当中受益,那是男性作为一个人的全面的成长。

没有人可以从性别的歧视、偏见和不公正中受益, 所以各位让我们一起努力。

  • 公益
  • 女权
  • 方刚
  • 男德班
  • 白丝带
19:36
沈奕斐 复旦大学家庭发展研究中心 主任

我们为什么会突然爱上章子怡?

2018-04-24
18:31
陈恬 南京大学戏剧影视艺术系 副教授

在废除性别隔离的现代社会,乾旦坤生为何仍旧如此令人着迷?

2018-04-24

造就评论0

造就  发现创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