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日益成为不平等现象的一个缩影。

以儿童脑癌为例,在巴西和墨西哥这类相对贫困的国家,患儿的五年生存率不足40%,但在瑞典和丹麦等富裕国家,这个比例在80%左右。

以往,得了癌症,就等于是判了死刑。但如今,它日益成为一种非致命性疾病,或是慢性病。对富人而言,尤其如此。

近日,针对美国和全球癌症死亡情况的两份重要报告出炉,其中就体现出这样一种趋势。一方面,以提早发现病灶为目的的癌症筛查越来越普及,加之治疗手段的改进,癌症病人的寿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长。

但这些进展并没有均匀地惠及所有人。不平等是这个时代的标志性特征之一,而癌症日益成为这种不平等性的一个缩影。随着贫富差距的拉大,癌症死亡率中的贫富差距也将持续增加。

自1991年至今,美国的癌症死亡率下降了26%

先来看看美国的好消息。根据美国癌症学会最新发布的癌症数据报告,过去十年,美国在降低癌症死亡率方面成绩卓著。

男性和女性的癌症死亡率每年平均下滑约1.5%。根据美国癌症学会的数据,2015年的癌症死亡人数较90年代初的峰值减少了约240万。

对付癌症1.jpg

换言之,平均每十万人中,因癌症死亡的人数从1991年的215人下降到了2015年的159人,降幅为26%。

要知道,在同一时期,美国其他主要死因的死亡率都是持平的,唯有癌症死亡率得以平稳下降。从这个角度来说,上述进展的确非同一般。

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这些进展是如何取得的?

一个重要原因是,从下文图表中可见,四大主要癌症——肺癌、乳腺癌、前列腺癌和结直肠癌——的及早发现与治疗均取得了重大进展。

配图:对付癌症,我们的办法越来越多,但穷人能享受到这种好处吗? (2).jpg

配图:对付癌症,我们的办法越来越多,但穷人能享受到这种好处吗? (3).jpg

配图:对付癌症,我们的办法越来越多,但穷人能享受到这种好处吗? (4).jpg

  这些都削弱了癌症的致命程度。

另一个重要原因与吸烟有关。上个世纪,癌症死亡率之所以上升,很大程度上是由吸烟行为的增加所引发的。时至今日,吸烟仍是美国可预防型疾病与死亡的头号肇因。因此,随着吸烟率的下降,癌症死亡率也随之下滑。

“由于吸烟率下降,男性的肺癌发生率迅速下滑,肺癌死亡率下降了45%,这是很大的进步;女性的肺癌死亡率也下降了20%。”美国癌症学会研究员丽贝卡·西格尔(Rebecca Siegel)分析说。(对女性而言,与吸烟相关的肺癌死亡率的降幅不及男性,这是因为女性开始吸烟的时间较晚,戒烟也更慢。) “从这些趋势中体现出来的,是人们越来越重视吸烟对于健康的危害。”她说,“此外,政府出台的公共场所禁烟令也取得了一定成效。” 针对四大主要癌症的医疗进展固然值得庆贺,但在其他癌症领域,进展就没有那么显著了——甚至有倒退的现象。比如2011至2015年间,女性的肝癌死亡率平均每年上升2.7%,男性则上升1.6%。美国癌症学会将其归因于“婴儿潮”一代丙型肝炎高发。因此,这方面显然任重道远。

这些进展并没有均匀地惠及美国与全球人口

在癌症治疗领域取得进展的,并非只有美国。不久前,《柳叶刀》杂志刊载了全球最大的癌症生存趋势调查。它选取了2000至2014年间,71个国家的癌症登记数据,覆盖全球67%的人口。他们发现,很多国家的癌症生存率都在上升,甚至包括某些最为致命的癌症,比如肝癌和肺癌。

但该论文也凸显出另一种重要趋势:在抗击癌症的成果方面,贫富差距持续扩大。在美国如此,在其他高收入和低收入国家,亦如此。

比如,根据该论文的调查结果,在世界最富有的国家,包括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芬兰、挪威、冰岛和瑞典,癌症生存率向来都很高。另一方面,相对贫困的国家就不是这样了。以儿童脑癌为例,在巴西和墨西哥这类相对贫困的国家,患儿的五年生存率不足40%,而在瑞典和丹麦等富裕国家,这个比例在80%左右。

与收入相关的死亡率差距在美国也有显现。2017年,《环境与公共健康期刊》刊载了一篇文章,论述了不同的社会经济与种族状况对癌症死亡率造成的影响。研究人员发现,美国相对富裕、教育程度高、收入水平高的地区,癌症死亡率比相对贫困、教育程度低的地区要低一些。

在美国,高教育程度、高收入水平人口罹患肺癌或结直肠癌后的死亡率是低收入人口的二分之一,乃至三分之一,该研究第一作者、美国健康资源和服务管理局研究员戈帕尔·辛格(Gopal Singh)表示。“而且这种差距正在拉大。”他说。

辛格指出,影响癌症生存率的第一要素是确诊时癌症所处的阶段,而社会经济地位较低的人往往很难享受到医疗服务。这意味着,他们的癌症无法被及早发现,这就降低了他们生存下来的机率。

有些人还面临难以逾越的医疗壁垒。在美国,有些癌症新疗法的花费可高达50万美元。要是你不住在某些特定的城市,就算它落入医疗保险的范畴,你也很难享受到相应的医疗。

生活方式因素也在驱动这一差距。辛格指出,他发现,美国富人和穷人在与癌症有关的健康行为方面——比如吸烟、饮食、饮酒和体力活动——存在着一些差异。一方面,富人不断采取健康的生活方式来降低癌症风险,而另一方面,穷人则被甩到了后头。

美国癌症死亡率中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现象,也许要靠市政政策来解决

随着特朗普政府与国会共和党议员合力削减穷人的医疗保障,并进一步废弃奥巴马医保法案,癌症死亡率中的贫富差距很可能会进一步拉大。低收入美国人将更难享受到医疗服务,包括癌症诊断与治疗。

如果从癌症预防的角度出发,而不单单考虑治疗,那么,另一项针对医疗不平等现象的研究为我们指明了另一种解决方案。它提出,在缩小癌症死亡率差距方面,地方政府可以发挥巨大作用。

该研究2016年发表于《美国医学会杂志》。研究人员在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家拉杰·谢蒂(Raj Chetty)的带领下,分析了1999至2014年间美国的14亿份纳税记录,由此分析美国人口的收入数据。然后,他们将其与美国社会保障局死亡记录中的死亡率数据作了比对,进而发现,美国最富有与最贫困人口的寿命之间,存在一条鸿沟。

收入排名前1%的男性与收入垫底的1%男性,前者的寿命比后者长15年。对于女性,这个差距为10年。

但他们同时发现,在教育程度高、收入水平高、政府支出较为慷慨的地区,低收入者的寿命相对最长(健康行为也更多)。而且,对于最贫困的人而言,寿命的地域性差异与吸烟等行为“密切相关”。

在像纽约这样的城市,对当地人口而言(包括最低收入人群在内),禁烟令、烟草税和反肥胖措施(如禁止使用反式脂肪,或要求在食品包装上标明热量)也许起到了积极的效果。

大约三分之一的癌症可通过健康的生活习惯来加以避免,比如增加体力活动量,减少吸烟。有鉴于此,地方政府的政策创新或许有助于缩小癌症死亡率的贫富差距。


翻译:雁行

校对:李其奇

编辑:洪漫倩

来源:vox

  • 癌症
  • 死亡
  • 贫困
  • 贫富差距

造就评论0

造就  发现创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