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书 WiFi万能钥匙 高级副总裁

如何让中国的七亿农民都能免费上网?

造就 TALK · 2018-06-11 · 18:19:20

造就第249位讲者 王小书

连尚网络高级副总裁

开放平台业务群CEO


很高兴今天有这样一个机会,可以来到造就的现场,我来自一个创业团队,我们的项目是WiFi万能钥匙。 

_HAN5956.jpg

我们的愿景,是想要让所有人都能获得免费上网的服务。可能有的朋友会觉得非常奇怪,难道现在还有人上不了网吗?或者说现在还有人不能够支付网费吗?

据联合国统计,中国目前有40%的人存在上网困难的问题(世界范围内这个比例高达56%),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惊诧的数字。而我们将近七亿的农村居民,一年有多少收入呢?人均12000元可支配收入。每个月平均可以花费的金钱大概是1000元,这里面要涵盖他们所有的消费,包括赡养父母、子女教育等等。

_HAN5946.jpg

如果你的月收入只有1000元,你会拿多少钱来上网?

一群互联网老兵的夙愿

五年前,我们的创始人和一群互联网的老兵,坐在一起讨论要做点什么的时候,我们决定,做一家让全世界人都可以免费上网的公司。

因为我们是一群因互联网而改变命运的人,我们一致认同,互联网是一个获取信息最高效、最平等的途径,也是改变人们生活和命运的重要方式。

我们认为,一个在大城市里面的农民工,他应该有机会通过网络,和他在家的小孩道一声生日快乐;我们认为,一个留守在家的农村儿童,他们也应该有机会通过网络,去获取信息,去看造就的视频;我们认为,哪怕是一个保安,如果他有机会通过互联网去获得更多的知识,说不定有一天他也能考上北大,这样的事情在我们生活中不是没有发生过。

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中国有2800多个县,9万多个乡镇,有100万个村一级的单位。我们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怎么才能让网络覆盖这么多地方。我们自己去架设网络?这几乎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_HAN5955.jpg

接着我们想,能不能通过运营商的途径去解决这个问题,比如说购买流量?然后我们发现,这账实在是算不过来,即使一个普通人一个月只用一个G的上网流量,在中国现在的价格体系下,如果我们想要帮助3亿人,5亿人,我们一个月的花费也是一个天文数字。

当时我们算完以后,用现在的话说,叫做“我们的内心是绝望的”。

油条店里的灵感

我们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别的出路。

直到有一天,我们团队去了一间大饼油条店吃饭,看到墙壁上贴着一张纸,这个纸上写着说,“本店有免费WiFi,密码是xxxx”。那一瞬间,对我们来说是一种电光石火般的触动,给我们带来了全新的灵感。

中国有成千上万的小吃店、咖啡馆、旅馆……有许多都开通了自己的WiFi,如果我们可以说服这些商铺的主人,让他们都把WiFi共享出来,那这个问题不是解决了很多吗?因为即使在很偏远贫穷的乡镇,也依然有很多商店。

wang5.png

找到了这样一个突破口,紧接着我们又面临新的问题,虽然大部分商铺店主都很愿意开放自己的网络,但是,总不能靠我们几个人,走遍全国,去跟每一家店谈这个问题吧?怎么才能让商户自愿、自觉、主动地把WiFi分享出来?

所幸,我们找到了我们的模式,通过用户引流,为商家带去客源,创造价值,让他们主动加入我们的WiFi共享平台。当用户在某个店附近的时候,他可以看到这家店的促销信息,招聘启事等动态。这样,用户可以免费上网,商家可能会迎来更多消费者,达到一种双赢的局面。

当然,这只是我们的一个主要的解决方案,并不是说做了这一件事情之后,我们就成功了,每天能够去服务几亿人,不是的。

wang7.png

过去的四五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我们做了非常多细致的工作,比如说,如何帮助用户从附近的N个WiFi里快速找到最快、最稳定、最安全的那一个?我们基于广大用户历史行为,对每一个WiFi热点的状态进行评分,帮用户去做筛选。

后来我们觉得说,所有看似的复杂问题,其实都有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只是你能不能找到那个最巧妙的点,这一步比较难。

当我们慢慢发展壮大之后,我们拥有了更多的资金,更多的客流,以及更多的用户,我们并没有满足现状,而是开始去聚集更多人,一起来做这样一件事情。

比如说我们投资了一家做飞机WiFi的公司。大家坐飞机时候,因为没有网络,常常很无聊。那么,如何基于这个封闭的场景,为用户提供上网服务呢?

_HAN5972.jpg

在同样封闭的企业园区,每一个厂园可能有几万人,如何适应厂方的管理制度,在园区内适当的区域安装WiFi的热点,帮助这些工人们,在忙碌的一天之后能够连接网络?

对于这些场景,我们都在一一寻找解决方案。

一个大巴山孩子的骄傲

在世界范围内,像谷歌、Facebook这样的企业,也开始加入到扩大免费互联网覆盖的事业中。谷歌的方式非常有意思,他们发射了很多带有信号中转器的热气球,让它们飞到网络覆盖差,或者贫穷的地区,通过这种方式,去提供免费上网服务。而Facebook,则是通过无人机。

坦白讲,在我们开始做免费上网这件事情的时候,社会还不认为网络覆盖是一个关乎平等,并且亟需解决的问题,而今天,让我们感到高兴的是,有这么多人认同这件事,而且已经行动起来。

我自己出生于四川省宣汉县,那是大巴山深处的一个国家级贫困县,上中学的时候,是走出大山的渴望,使我奋发努力,希望通过高考改变自己的命运。

而现在,我所从事的工作正在帮助成千上万和当年的我一样出身平凡的孩子们,让他们获得接入网络的机会,跨越横亘在他们面前的信息鸿沟,帮助他们改变命运。每当我想到这一点,我的内心就非常地骄傲。

谢谢大家。


编辑丨蔡蔡

文字丨漫倩

校对丨其奇、LUSEN

  • Facebook
  • WiFi万能钥匙
  • 网络连接
16:15
施大畏 上海市文联主席 上海中国画院院长

如何在当下重塑中华神话英雄的形象?

2018-06-13
03:20
罗智成 台湾著名文学家 诗人

上海真是一座狡猾的城市

2018-06-11
09:21
汪星宇 乡村笔记创始人

中国的乡村,太需要被看到了!

2018-06-11

造就评论0

造就  发现创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