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马来西亚有一个感动了很多人的动画短片《更换电池》,讲述独居的老婆婆收到又一年不能回家的儿子寄来的礼物——一个机器人。

这个机器人只要装上电池,就可以陪老婆婆吃饭、帮她打扫卫生、和她一起看落日,晚上还会给老婆婆盖被子……老婆婆有了机器人的陪伴变得开心了很多。然而有一天老婆婆过世了,机器人以为只要更换电池,老婆婆也能和它一样“复活”。

它找来很多电池放到老婆婆口袋里,她还是没有反应,直到机器人电池耗尽,和老婆婆一样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发明了“机器人三原则”的阿西莫夫,1964年8月为纽约时报撰稿时,曾经预测:“2014年机器人不会太普遍也不会太出色,但他们已经被研发出来。”对于老龄化与家庭结构变迁迎面而来的中日两国来说,这个预言如此准确。

2015年 ,据联合国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11日公布的报告显示,1995年以来在机器人工学领域申请专利数量最多的10家公司中有8家为日本企业。丰田汽车以4189个申请位居榜首,排在第二的是韩国三星电子的3085个,其后是本田、日产汽车及德国汽车零部件巨头博世。第6至第10被日企独占。

WIPO指出3D打印机、纳米技术、机器人工学是有潜力拉动未来经济增长的三个最尖端领域,日本与美国并肩是这些领域的领军者。而中国仅在2013年市场销售的工业机器人近3.7万台,约占全球销量的五分之一,总销量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一大工业机器人市场。到2020年,这个体系产业销售收入将达到3万亿元。

从工业机器人到家庭机器人,机器人产业正从工业市场向以家庭为对象的服务型机器人市场渗透。中国因为巨大的需求市场而反客为主掌握了机器人产业科技追赶的主动权,工业4 .0和中国制造2025计划让工业机器人逐渐替代越来越贵的人力,成为“柔性生产”的实验载体;而资本跑步进场让服务机器人遍地开花,扫地机器人、教育机器人、儿童陪伴机器人、社交机器人等进入千家万户。

最近创造了喜羊羊等经典形象的奥飞动漫,也跨界介入智能机器人市场,研发包括智能机器人、可穿戴手表等智能终端,同时还将战略投资法国蓝蛙、图灵机器人等机器人公司。

最引人注目的是它推出的针对学龄前儿童和老人的三款陪伴机器人,能够替代家长或子女陪伴孤单的家庭成员,具有教育、娱乐、社交、家庭管理等功能。

阿尔法智能机器人
此前,中国的优必选科技自主研发的阿尔法智能机器人已经得到比亚迪创始人夏佐全领投的2000万人民币融资,还获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近期开始引入B轮融资。而奥飞动漫所投资的图灵机器人,在5年内成为为估值10亿元级别的机器人公司。

相比中国工业机器人市场需求高但核心专利缺失,家庭型的服务机器人却可能成为中国弯道超车的机会。

有专业人士认为,中国在服务机器人最关键的人工智能技术方面,与国外差距不算大;而在针对本地化用户的语音语义、视觉领域还具备较大的优势。

中国的服务机器人产业可能还需要3年左右的时间来完善其产业链上相关的软硬件等基础设施与服务,其中就包括传感器、语音和视觉、机器人大脑、机器人芯片、操作系统等。然后才会诞生出好的应用与服务,并迎来爆发和普及。

联合国人口发展基金会的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全世界60岁以上的人口已达到8.1亿,占全世总人口的11%;预计到2050年,60岁以上的人口将达到20.3亿,占总人口的22%。目前全世界9人之中有1人在60岁或60岁以上,到2050年,这个比例会增加至5人中有1人。

家在变小,孩子变少,老人增加,这个空前的局面不仅将带来许多社会问题,同时也将带来一个巨大的消费风口。其中,能够提供情感交流、儿童陪伴等服务功能的智能陪伴机器人“陪伴”机器人将是智能家用机器人领域内的重要蓝海。

事实上,害怕孤独的人类,已经为自己制造出了各种各样的陪伴机器人。

早教陪伴机器人

奥飞推出的陪伴机器人是针对学龄前儿童推出的一款陪伴型机器人,具备语音识别、语义分析、情感识别、视觉识别、自学习的能力,具体表现为能够通过分析孩子的面部特征判断孩子的情绪,提供符合孩子当下状态的内容。

独臂陪伴机器人

今年早些时候,日本丰田公司曾展示一款独臂陪伴机器人,它坐在轮子上,身上有传感器和摄像头。这种类似《星球大战》中R2-D2的机器人被称为HSR(生活辅助型机器人),它可以抱起人,可以将东西送到床头或打开窗帘。这种机器人的改进版本在2012年首次展出,目前还未投入商用。丰田与10所日本大学展开合作,并计划明年与海外学术组织合作,开发更为实用的机器人。

丰田公司陪伴机器人部门总经理Akifumi Tamaoki表示:“我们正在为应对未来衰老做准备,类似HST的机器人将逐渐被广泛使用,尽管这可能需要10年时间。”现在他们正为HSR开发另一条手臂,允许其完成更为复杂的任务,并添加会话技巧。

婴幼儿陪伴机器人

名为Smiby的婴儿机器人是由日本中京大学的机器人系和Togo Seisakusyo Corporation共同开发的。它类似一个人类婴儿,需要人去照顾它。如果长时间没有人理睬它,它会开始啼哭。

它内置的感应器能够识别主人的动作。当它感觉高兴的时候,它会像个真的婴儿一样笑起来,并且脸上的LED灯发出粉色的光;而当它不高兴的时候,脸上的LED则会发出蓝色光,代表眼泪。Smiby拥有超过500个婴儿哭声,会眨眼、张嘴,穿着一件萌萌的毛衣,能够连续工作10个小时。

其实这款机器人的存在不仅仅是消磨老人们空虚的时间,还可以给家中的独生子女充当玩具,相当于一个小妹妹,能让孩子在照顾Smiby的过程中学会独立、耐心和陪伴。

护理陪伴机器人

上图中左边的机器人是日本本田公司旗下著名的ASIMO机器人,它是全球最早具备人类双足行走能力的类人型机器人,可以端茶递水,主要用于照顾行动不便的人。

而右图则是主要用于养老院的海豹机器人。随着日本老龄人口日益增多,护理人员紧张,日本政府着手大力支持护理机器人的开发,希望帮助照顾老年人的生活起居。

它们可陪伴老人游戏、唱歌、跳舞等,颇受欢迎。当听到有人夸奖它时,小海豹机器人还会眨眨眼、转个圈、叫几声以表示很高兴。未来日本政府想要普及这些机器人进入各个老年家庭。

爬山陪伴机器人

据称,欧洲最顶级养老院奥古斯汀的多数老人在临终前最想做的事之一是到中国长城走一趟。长城一共有5千2百万个阶梯。为了能够让这么多老人实现他们在人生最后阶段的愿望,并且确保他们的安全,德国LIECTROUX莱尔克斯研究院专门成立了一个护理机器人研究小组,将爬阶梯智能系统植入了护理机器人当中,让护理机器人能自主地爬阶梯,适应长城这种较复杂的地形,从而全程都陪着这些老人。

莱尔克斯研究院希望能用最新的科技,让这些年迈的老人们在他们所剩余不多的日子里,做他们想做的事情,让他们人生了无遗憾。他们的研究人员表示,如果此次的护理机器人陪伴成功,将会让这些老年人有信心继续走到下一站。

文 / HMQ & WXB

  • 机器人

造就评论0

造就  发现创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