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伟力 邻趣 创始人兼CEO

帮你买杯星巴克,这背后交换了什么?

造就 TALK · 2018-01-05 · 18:03:02

造就第238位讲者:刘伟力

邻趣创始人 CEO


我是邻趣创始人刘伟力,今天非常荣幸能够在这个平台分享我的观点。我今天的演讲主题是——帮您买杯星巴克,它的背后发生了什么?

星巴克对大家来说可能都不陌生,相信在座的大部分应该都尝试过,或是到店里直接消费,或是通过互联网平台在线订购。那么,在后者的订购里,我们会感受到什么不同的体验吗?

大家看看这张图,看看这跟我们平时的体验会有什么不同。图上是一位大长腿的白富美正在买星巴克,她就是配送员。大家一定会说,这是假的吧,不,我可以很认真负责地说,这是真的,她就是我们邻趣的一个配送员。

事实上,这位美女自己也是一位邻趣的用户,在她使用邻趣的过程中发现,每次来送星巴克的小哥不仅帅还聪明,要么就是有品的大叔,她就好奇这究竟是为什么,她找到我们打探一番,我们告诉她这是缘于“众包”的模式,于是这位美女也申请尝试,成为了众包配送员中的一位。

这和我们以往对配送员形象的认知有很大不同,我们平时遇到的配送员往往都是这样的。

那么这两张截然不同的对比照可以带给我们什么启示呢?这背后又隐藏了什么道理呢?其实,这两张照片揭露出一场真正的劳动力市场的革命。 

劳动力市场的革命  

为什么我要说这是革命?因为几千年来,咱们的劳动力市场事实上没有发生任何根本改变,而互联网和共享经济的发展掀起了劳动力市场的变革。

几千年前,所有劳动力隶属于某一个组织,或是农庄,或是皇家护院,它都有一个从属关系,任何一个劳动力都没有自由选择的机会,生来就要从属于某一个地域,为某些人服务。 

就拿“单位”这个名词来说,什么是单位?单位就是把每一个劳动者都放在一个小格子里,这个小格子就叫单位。这样的组织方式就是让你不要脱离于这个单位,而是从属于它,这是几千年来固化的从属关系。

而近十年来,随着互联网及共享经济的发展,这样的从属关系发生了改变,我们的劳动力有了更多的自由选择,劳动者可以从雇佣关系变成企业合伙人,变成合伙关系,老板和员工的愿景和利益变得高度一致。

所以我说,这不是一种演进,而是一种真真正正的革命。不再是老板给员工发工资让他干活,给的钱多就干得多,给的钱少就干得少,而是互相合作了。

除此之外,现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发生了改变,从以前的防范关系变成了相互信任。以前雇主和员工之间就是防范,人们上MBA课程就是去学习如何防范被管理者,如何让雇主能够更加有效地监控员工所做的事。 

但事实上,这种监控有什么意义?这个过程有什么意义?企业的最终目标就是赚钱,企业要运作得良好,必定需要其中的劳动者、平台、用户和管理者之间相互信任。在这样一种信任的前提下,企业的运行效率会更高、管理成本会更低。

很忙、很懒、很急

下面我就以邻趣为例,看看劳动力市场到底是怎么变革的,已经变成什么样子了。

邻趣是一个同城跑腿服务平台,强调服务类型和地域的多样化。 

我们认为中产阶级时间非常宝贵,他们很忙,如果要为了买咖啡而走上一两百米甚至一公里的话,那怎么办?我们可以让跑腿平台来代劳,帮你解决忙的问题。

除了忙,邻趣还可以帮助解决懒的问题。现在大量年轻群体都有一个标签叫做“懒”,不要给我拍砖,这个懒不是一个负面的形容词,而是一种所谓的“丧文化”,或是宅在家里的感觉。 

比起处理缴纳水电费等生活琐事,年轻群体更愿意把时间花在打网游、看动漫、外出社交上,但万一懒在家里不小心错过缴纳电费怎么办,那就可以请跑腿代办平台来帮你处理这些杂事。

除了解决忙、懒的问题,还可以解决急的事。比如对于大多数女性而言,每个月都有急的事,万一那个时候没有带储备该怎么办?你也可以立刻下单,让跑腿人员很快帮你完成购买。其他急需用品的购买服务也可以。

大量人力从何而来?

邻趣是为了满足用户“忙、懒、急”这三大主流需求而成立的,做这个生意需要大量人力随时待命,他们还要分布在全国的各个角落,那该怎么办? 

如果说采用传统的雇佣关系,别说招100个人,就是招1万个,10万个人都不够。但为了覆盖全国众多中产阶级用户,我们采用了一种新型的劳动力组织方式,它能够解决人力问题,那就是“众包”。

众包的英文叫Crowdsourcing,指的是把一个任务分给一切愿意加入平台的人来做,每一个擅长且有意愿的人都可以去做,总结起来就是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无论你是快递行业的从业人员,还是普通的白领、小区里的保安、酒吧里的服务生,都可以在这样的共享经济平台上,把自己的时间充分利用,获得更多的收入,何乐而不为呢?

但是众包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了吗?不是的,在过去3年的运作中我们发现,众包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当台风天或者酷暑天来袭时,众包小哥们就不愿意出门接活了,那么用户的需求又由谁去满足呢?

由此我们又引入了另外一种劳动关系,叫“承包”。就是说把我们服务的区域拿出一块,比如说把陆家嘴区域承包出去,由于这个区域的订单比较密集,用户体验非常重要,我们把它承包给某一个优秀的小哥,这个小哥还能有一定的组织能力,能招来老乡帮忙,组成一个微型的团队,把这个区域真正做好。

同时,这个区域做得越好,他的收益也会越多,这就是承包制的好处,既能跟雇佣制一样随时待命,又可以向平台缴纳一定的承包费。同时因为缴纳了承包费,他必定会想办法多做单、做好单、多赚钱,把这成本收回来。

但还不够,我们现在上海业务不错了,用户量也很多,但我希望全国各地都能有我们的业务,那该怎么办?如果说我仍然用传统的方式雇一个全职的团队,那样的管理成本我们是受不了的。

所以说我们又想到了“合伙人制度”,合伙人必须是要有梦想的,万一实现了呢?我想这也是激励好多人去创业的原因。

有好多小微创业者在当地有一定的资源,但他没有技术能力去做平台,我们就把邻趣的品牌、方法论、运营系统交给这些有梦想的小微创业者去运作,帮助他在一个空白城市把当地的跑腿服务一点一滴做起来。 

我们就是这样,根据不同的需求,把劳动力的组织方式分成众包、承包和合伙人三种,去满足大量业务需求。

如何确保安全? 

大家可能会有疑问,这些人都不是你们的员工,你们如何来确保安全性?安全性是我们首要需要保证的。

说到安全,我想说中国和美国的安全认证不太一样。美国的线下社会特别成熟,社保、保险等信用账户都是打通联网的,在线下你只要拿出一个唯一标识,大家就能知道你这个人是否有前科,是否可靠。

​但在国内不行,好在近十年来,我们线上的安全体系已经超越美国甚至领先全世界。我们可以采用芝麻信用和即将推出的微信信用来考量。随着线上诚信体系的不断健全和完善,我们也能够确保基本的安全。

除此之外,我们平台在招募众包人员、承包人员、合伙人时,也有一个非常严格的准入标准,比如进行身份证验证,档案存档,能力评估及培训,培训完了还要考试,只有考试分数够了才能纳入到我们的体系。

另外,我们的系统还能对跑腿人员做到自动化的技术跟踪,每一单的流程关键节点都有位置跟踪。

当一笔订单完成后,还要看用户的评价和评分,因为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一个服务者做得好不好,都取决于用户的匿名评价,这样的评分又会反过来影响小哥接下来在平台接单的能力,从而对服务及安全性进行保障。

服务如何定价?

说了这么多,这样个性化的服务又该如何定价?这一直是个难题,如果定高了,用户不买单;如果定低了,服务者就跑掉了。

我们在实践中采用空间、时间及市场这三个因素来进行个性化定价。

首先是空间,即距离远近决定价格。我们做跑腿的,你跑得远,我就定价要高一点;你跑得近,那就稍微便宜一点,这是非常简单的一种定价方式,但系统把这些价格都标准化了,甚至精确到毛,让用户和小哥都感觉靠谱。 

第二是时间,即时间长短决定价格。举个例子,比如请小哥跑腿代买喜茶,喜茶特别火排队都要3~5个小时,我们可以按照排1个小时30块钱、排2个小时60块钱的方式来定价。 

第三是市场,即供需匹配决定价格。因为有些情况是空间和时间都没法解决的,比如说,打麻将三缺一怎么办,你想请个跑腿小哥来凑一桌,怎么定价?你就可以用市场的方式来定价。 

比如说你给30块钱看看有没有人接单,如果没有人接单,你就加到35块,这个时候一个小哥接单了,那就把三缺一的问题解决了,这就是一个市场方式的定价。

我们的未来

 刚才讲了这么多都是我们的现状,未来共享经济对社会会有什么改变?我在《腾讯传》里看到一句话说的特别好,那就是“昨天一旦过去,就没有任何意义,我们的眼睛从来只盯着未来。” 

我特别认可这句话,我们看的都是未来,我们相信未来会更美好。很多人说AI会毁灭人类,AI会替代劳动力,我觉得不是,我是持乐观态度的。

大家可以看看历史,现在上海的任何一个中小浴场的条件都比几千年前罗马皇帝的浴池要先进,现在淘宝上随便买一个最便宜的抱枕,它的舒适程度也比故宫里慈禧太后睡的那个硬枕头要好得多。

所以社会的物质、经济层面一定是越来越好。 

对于我们每一个劳动力而言, 在未来共享经济高度发达的大环境下,每个劳动者都能拥有更多自由、独立、快乐的选择。

  • 共享经济
  • 刘伟力
  • 邻趣
  • 众包
16:44
王辉 艺术家

艺术的共享会是下一个风口

2018-01-05
19:05
Soul Htite(苏海德) 点融 联合创始人兼CEO

如果在商业世界里最重要的不是资本,那会是什么?

2018-01-05

造就评论0

造就  发现创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