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加伟 社邻家 创始人

未来,房子并不重要,和谁住才重要

造就 TALK · 2017-12-12 · 11:04:38

造就第233位讲者:闫加伟

社邻家创始人

社会创新实践者


在魔都上海,房子的事是天大的事。

今年年初,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发布了一个数据:

说中国自有住宅率达到了95.4%,这个数据引发了很多争议和吐槽。相比日本三大经济圈的自有住宅率只有57%左右,经济发展程度特别高的地方自有住宅率只有43%,我们不禁要问: 

为什么中国人这么喜欢买房子?

我想这背后是有中国文化的一些传统因素在,因为拥有房子,拥有土地,是一个人财富和成功的标志。所以大家拼了命地,把自己的积蓄,把自己父母的积蓄,甚至岳父母的积蓄都拿出来,也要去买一个小小的房子。

咱们为什么不去租房?

这背后其实是安全感、归属感的缺失。因为你可能经常需要担心房租会涨价,什么时候可能要被赶出去等等,而高昂的房价又让年轻人望而生畏。

近年来甚至还出现了“逃离北上广”的现象,因为对一部分年轻人来说,没有归属感意味着这里无法成为他们的精神居所。 

精神,而不是物质

最近,广州市发布了租售同权的政策,就是无论大家的房子是买的还是租的,都享受同等的社区服务和权益,这里面最震撼的是无论你有没有广州户口,你都可以就近入学。

我觉得这是政府为了顺应社会发展趋势,提升年轻人归属感和社区意识的一个举措。

日本经济评论家大前研一在他的书《低欲望社会》里谈到,当下日本年轻人对物质和成功的欲望越来越低,他们对精神世界更加关注,生活过得越来越简单。

极简主义,已经从一个设计领域的概念,变成了一个社会领域的概念。极简主义者们对物质的态度是:如无必要,绝不持有。他们选择降低自己的欲望,从而减少不必要的压力。

我们一个人真的需要七八台电子设备吗?手机里需要那么多软件吗?家里需要那么多床单被褥吗? 

这种现象在中国也渐渐出现,成了某种社会潮流,大家发现其实生活质量的好坏,和拥有物质的多少关系并不大,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反思,开始加入极简主义者的行列。 

共享,而不是持有

这种风潮再朝前走,会给我们的社会带来很多方面的变革。

比如说,房地产开发模式。在中国有一些极端的案例,在拼命追求快速的发展,一些房地产商从拿到一块地到设计,到把它建造好并卖光,只要半年时间。

我们想像一下,这其实是花半年的时间,用资本的力量,疯狂复制了一个城市,这种方式会把当地原本的独特性和文化扫荡一空。 

我们真的喜欢这种标准化的房子吗?

我觉得不一定。

现在我们一些政府官员,还有房地产开发商,也开始重视文化培育,提出要在理解和认同当地文化的基础上,打造精致的社区。

我有一次和一个房地产商的老总在交流,他说他将拿出一块地,把其70%的股份拿出来,交给大家众筹,让群众来决定这个社区到底设计成什么样,要有什么样功能,有什么样服务,甚至包括是不是要为宠物考虑更多,让每一个人都拥有选择自己邻居的自由。

这样的风潮也在推动着租房产业的转型发展,近期一些主打长租模式的房产项目受到了资本的亲睐,有的得到了上亿美金的投资,说明在类似租售同权这样的政策之下,大家对未来的租房市场是非常看好的。

并且这些租房企业也越来越注重社区精神的打造,他们开始为租客建造更多的公共空间,包括咖啡吧,图书室,包括一些工作坊的场地。

他这样做的目标,其实是希望更让更多的年轻人可以在这里互相交流,而作为租客,其实也有这样的社交需求,大家可以坐在一起讨论一本书,可以一起去打球等等。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技能,我们可以通过技能共享,互相学习,在生活中,彼此守望相助,可以预见的是,社区文化会在共享的氛围中慢慢建立起来,社区共享会成为一种潮流。

像这样的共享社区,其实在国内外已经有了一些实践案例,比如说新西兰有一个叫“地球之歌”的共享社区,住的都是环保主义者。加入这个社区的人,必须是认同彼此理念,遵守社区共治的机制。

在这里,你不需要有自己的客厅,因为有公共客厅,你家里不需要有洗衣机,社区有公共洗衣机,还有其它的公共设施可以解决日常的很多需求。

他们的邻里关系特别和谐的。社区里一共养了17只猫,就连这个数量也是他们经过总结和讨论决定的,认为这是维持社区生态平衡最理想的一个数量。

连接,而不是隔绝

有一些企业也关注到了这样的社区模式,并从中找到了新的商机。其实在当下,便捷的互联网已经能够满足我们很多需求,很多时候我们不需要和别人打交道,就可以独自解决很多问题,但我们仍然需要与人连接。

前段时间,天猫启动了线下门店,他们就宣称要用互联网和物流系统对原来的街坊小店加以改造和赋能,把它们变成一个个打通线上线下的,有温度的便民站点,连接居民,维系邻里之情。像从前一样,店主看着这些邻居的孩子长大,他们又看着店主的孩子变成新的店主。

也许,这就是我们未来的方向。

我到了这个年龄,已经开始和我的同学和好友讨论,老了以后,一起去包一块地,我们在地里种菜,养鸡,平时打打麻将,一起在那里养老。其实这样的思路,就是共享社区的雏形。

所以当我们大家对自己的精神需求更加重视的时候,我们最在意的将不再是物质,而是和谁在一起,我们会更愿意把自己拥有的东西拿出来和志同道合的人共享,并从中获得快乐和归属感。 

在未来,物并不重要,社区精神和社区共识最重要;人和物的连接并不重要,人和人连接最重要;住在哪儿并不重要,和谁住在一起最重要。

谢谢。

  • 闫加伟
38:19
柳冠中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 教授

中国的设计徘徊不前,是因为我们脑子里有个墙

2017-12-12
17:34
谌伟业 阿里巴巴闲鱼 创始人、总经理

共享时代,我们如何跨越信任鸿沟?

2017-12-12
18:22
叶凯欣 裸心集团 联合主席

如何构筑一个完美的“梦境”?

2017-12-09

造就评论0

造就  发现创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