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凯欣 裸心集团 联合主席

如何构筑一个完美的“梦境”?

造就 TALK · 2017-12-09 · 17:24:23

造就第231位讲者:叶凯欣

裸心集团联合主席


大家好,我是叶凯欣,我本身是个建筑师。

2000年,我从美国波士顿来到上海,参与了上海新天地的建筑设计工程。

18年过去了,上海成为了我的家,我觉得我很幸运。

裸心的诞生:想念大自然——“全世界最便宜的洗手盆”

裸心的故事源自十年前,我在上海一家酒吧邂逅了一个南非帅哥Grant,后来他成为了我的老公。 

Grant来自南非,从小在乡村里面长大,过着上山下海的户外生活,大自然是他生活很重要的一部分。

但是他又是一个非常有远见非常有野心的企业家,当他看到中国经济发展的趋势,他提了一个包就来上海创业。

来到上海之后,城市的压抑和污染让他有点不适应,他非常想念南非的自然,但是因为我,他又想留在上海。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跟朋友去莫干山骑山地车,迷路了,但是这次迷路,给了他很大的一个惊喜。

他发现了他想念的大自然,他发现了莫干山的竹林,发现了漂亮的村落,发现了被遗弃的农舍,就在那一天,我们裸心诞生了。

当时我们自己到村子里面去找材料,亲自动手,花了50万,改造了两栋农舍,去建造裸心乡。 

这个酒缸是一个很普通的酒缸,我们把它一切为二,就变成了我相信是全世界最便宜的一个洗手盆。

虽然我做过很多大规模的项目,但是这个设计一直是我非常中情的,因为它代表了我们裸心的DNA——清新乐活,绿色环保,纯粹简单的美。

裸心是一种精神,是一种生活方式,我们希望给大家一种回归自然,返璞归真的生活体验。

裸心的发展:从乡村到城市——“我第一次看到妈妈游泳”

我们建完了裸心乡,就去做裸心谷。八年前我们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很多朋友们都说,你们疯了?怎么会有人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这里又不是景点,仅仅是非常普通的一个山谷,为什么去这种地方建一个渡假村? 

但是我们那个时候非常无知,而且确实有点疯狂,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跟Grant都不是做酒店出身的,因此我们没有使用酒店的设计标准,也没有沿用酒店业的常规,完全是从用户的角度去设计和建设裸心谷。

就是冲着我们自己想要的东西,自己想要的空间,自己想要的体验去做的。 

​裸心谷是一个规模不算很大的渡假村,才120间客房,常规来说,一两栋建筑物,用个连廊把所有客房、餐厅、Spa连起来就完了,但是我们在这里建了差不多一百栋小建筑物。

我们的目的是让我们的客人去体验大自然,呼吸新鲜空气,感受每一个晴天,下雨天,下雪天……

我们想要创造的空间,不仅仅是好看(这个其实不重要),最关键的是人们来到这个空间,能够增加温度,增加情节,创造故事和回忆。有些人的回忆是在竹林里面骑马,有些人是在湖边做瑜珈,还有些人是浪漫的婚礼……

最让我感动的一个故事是我的朋友,他们一家祖孙三代去了裸心谷。她说,她从来没有见过她妈妈游泳,那一天,一家人都下了游泳池,她妈妈穿着粉红色的泳衣也下水了。我的朋友非常激动,说那一天就像一个奇迹一样,让她终身难忘。 

能给客人这样的一个回忆,就是我作为建筑师的荣幸。

裸心堡的前身,其实就是裸心乡,这里其实有一个历史故事,一百年前,苏格兰的一个传教士梅藤根医生来到杭州行医,他在莫干山的山顶上建了一个城堡,莫干山一号,但是我们到莫干山的时候,这个房子已经塌了,只剩下一些梧桐树,还有一些老石头。

我们寻找了很多历史图片、图纸,跟当地的历史学家了解这里的过去,花了五年时间和心血重建了这座城堡。我们非常幸运,能有机会把这段这么有意思的历史通过裸心堡延伸出来。 

我最喜欢的一个房间是这个客房,它是一间地牢。因为每一个城堡都需要有一个地牢,我们还在这个地牢的床上放了手铐和脚铐,给客人们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创造自己的回忆。

我自己对于裸心堡最大的回忆,就是我的好朋友Dana Leong在我们岩石剧场的首次表演。

在乡村里面开发了渡假村之后,两年前,我们又回到上海这个繁华的城市,营造了裸心社联合办公。

因为我们觉得工作就是生活,工作就是一种生活方式,我们希望能给大家一种新的工作方式。

我们正处于共享经济的时代,大家的生活,从旅游到交通、工作、饮食,各方面被这股潮流所颠覆,科技的发展给我们带来了更多的便利。

我们对裸心社的定义,其实并不是一个办公空间,而是一个线上跟线下相结合的工作生活平台。

线上跟线下这个关联非常重要,通过这个平台,我们不仅为一些中小企业和跨国企业创造了更多的商业机会,同时还创造一种更清新,更健康的社区生活。 

裸心的理念:创造“创造的空间”——“你见过带游泳池的办公室吗?”

我们裸心社有四大关键的理念:

第一点是设计。设计的力量是非常大的,它不仅仅是材料好不好,拍照美不美的问题,其实设计还会影响到我们的思维,我们的心情,我们的行为,我们的健康,我们的创造力,我们的效率。所以设计并不只是设计空间,也是设计体验,设计生活。 

我们裸心有自己的设计师团队,我们有规划师、建筑师、室内设计师、平面设计师、品牌设计师、产品设计师,所有的项目都是我们自己亲手去设计的。

在裸心社,最关键的其实并不是办公桌,我们的灵魂在于我们的living room,我们的共享空间。

很多人都说:“哇,你们这里空间这么大,好浪费。”“你们做办公出租的,应该是要把所有空间隔成小格子租出去,你这样太浪费了。” 

但是我们觉得这个living room就是我们裸心社的一个DNA,这个空间推动了我们的会员之间的交流,思维的碰撞可以在无意间促进更多创意和创造的诞生,这就是魔法。

你有没有看过一个办公室有游泳池的呢?它在北京三里屯的办公室,你可以想像,在这样的一个工作空间里面能发生多么有创意,多么好玩的事情。 

第二点是创新。刚才讲到了,我们正处在一个大变革的科技时代,虚拟与现实的边界越来越模糊,但它们又是相辅相成的。所以,我们除了空间设计,同时也在虚拟世界创建了社群。使线上线下这两个渠道形成互补。 

我们有一个由软件工程师和产品经理组成的四十多人的创意团队,他们大多出身于知名互联网公司,我们一起创造了裸心的APP,并且定期更新。 

APP上主要有四个方面的功能:商业人脉,如果你的公司需要一个网页设计师,或者需要金融服务,或者需要会计服务,你可以直接在APP找到相应的公司,跟他们联系合作;此外你也可以在会员社群里直接提问,会有相应的人回答。

​另外我们有服务。我们的社群里有裸心天使,他们负责的是行政助理的工作,帮助我们的会员去打的,订票,叫外卖等等;APP上还有一些工具,像会议室预定,开门锁,钱包等等,让会员们的日常工作更顺利;同时我们也有一个空气监测系统去监测我们室内空气的质量。

我们的愿景就是希望把社群理念,融入传统的办公楼里面,我们现在正在跟香港,上海不同的开发商去探讨合作,想把不同的办公楼,例如恒隆大楼,或者是IFC连接起来,让原本可能完全不认识的人们,通过这个软件,创造一个社群,让大家可以互相沟通,互相帮助。

我们一直都是非常讲究生活和体验,所以,对我们来讲,co-working并不只是办公,其实是一种办公体验。所以我们其实觉得co-working,这个词已经不恰当了,我们应该叫co-life。

办公仅仅是基础,在它之上,还有很多活动,有很多健康的餐饮和健身活动,还有额外的一些设施等等,给客人一种全方面的体验,让他们不想六点钟就马上回家,可能留下来去做瑜珈,或者是喝喝啤酒,跟其他的会员聊天。

最后一点是社群。这块其实是最神妙的这个元素,也是一个最大的挑战。社群建设,说起来容易,但是要真正做得好,是很难的一件事情。

我们需要全方位的考虑,我们通过设计,通过创意,通过服务来创造这个框架,有点像部落里的村庄一样,让我们的社员就在这个空间里面,进行自己的活动,创造自己的生活。

他们自己也会通过我们的APP成立自己的群组,他们可能会相约去吃饭,或者是有些人,他们原来不认识的,后来成为合作伙伴,通过社群里的活动,他可以接触到很多不一样的事物,或者话题。

我们几乎每一天都有不同的活动,而且这些活动都是会员自发组织的,并不是我们举办的。

他们有自己不同的兴趣小组,比如裸心篮球协会,我们叫它NBA。我们也有喜欢瑜伽的社群,还有喜欢冥想,音乐,艺术,VR,AR……各方面的都有。

作为一个设计师,我对创造的理解就是,舒适的空间,自然的环境,美好的生活,愉悦的感觉,难忘的体验,多元的文化,动人的故事,特别的回忆,亲密的关系。

如果能把这些都做好的话,那会造就无限的神奇。 

Design is magic.

谢谢大家。

10:36
廖宇 泰豪科技 首席技术官

要怎么样,你才能管住自己的碳?

2017-12-12
18:02
金江波 上海美术学院 副院长、教授

如何用公共艺术解决社会问题,重塑城市空间?

2018-01-05
29:53
孙立林 矩阵元 创始人及CEO

一个我们不曾预料的世界正在悄然生长

2017-12-12

造就评论0

造就  发现创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