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寅 能源区块链实验室首席战略官 爱沙尼亚数字国家计划顾问委员会成员

爱沙尼亚这个东欧小国,如何用数字技术重建了一个国家?

造就 TALK · 2017-11-13 · 10:53:35

造就第216位讲者:曹寅

能源区块链实验室首席战略官,爱沙尼亚数字国家计划顾问委员会成员


大家好,我是曹寅,来自能源区块链实验室,同时,我又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身份,我是爱沙尼亚数字国家计划的国家政策顾问,应该是这里面唯一一个中国人,同时也是唯一一个负责爱沙尼亚数字国家货币政策的人。

今天我给大家讲一个挺有意思的故事——爱沙尼亚,一个东北欧小国,如何利用数字技术重构自己国家,甚至可以说,重建自己国家。

前身:只有一部电话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

​爱沙尼亚是一个人口只有130万的国家,而且偏处于东北欧的一角,和芬兰隔海相望。

曹寅ppt.004.jpeg

这是爱沙尼亚首都塔林的城市风貌,红墙,尖塔,哥特式的教堂,绿荫葱葱,非常童话的感觉。塔林是一个只有40万人口的小城市,但是集中了爱沙尼亚所有的大公司和国家机构。

但是大家知道过去的爱沙尼亚是什么样子的吗?

曹寅ppt.005.jpeg

它曾经是前苏联的加盟共和国之一,非常封闭和落后。那时候整个国家独立的对外联系方式只有外交部的一部海事卫星电话,以至于在爱沙尼亚1991年独立时,唯一能够跟外部世界交流的就是那部电话。

当时爱沙尼亚人日常的娱乐方式是什么呢?偷看来自芬兰的各种各样的电视节目。因为爱沙尼亚离芬兰特别近,电视信号通过电视塔可以飘到爱沙尼亚的电视机。

可想而知,当时的爱沙尼亚有多么多么的封闭。

虎跃计划

独立之后,经过27年的经济建设,目前的爱沙尼亚早已经脱离了前苏联时代落后封闭的面貌,取得了非常好的经济成绩。从2004年加入欧盟以来,连续好几年经济增长率在8%左右,一直是欧盟区域内经济增长率排名前三的国家。

曹寅ppt.007.jpeg

这是爱沙尼亚获得的一系列成就,包括英国巴克莱银行评出的“世界数字发展第一名的国家”。同时,爱沙尼亚还是“全世界国民人均创业企业数量最高的国家”,著名的Skype就是一家爱沙尼亚公司,后来被微软收购了。

程序员们都知道的Mosaic浏览器,也是爱沙尼亚的。还有很多在一些细分领域,非常有特色的数据企业,都是来自于爱沙尼亚。 

为什么爱沙尼亚能够在短短27年内,从一个非常落后,就连电信技术设施都没有的国家,成为当今数字世界的桥头堡? 

这要感谢爱沙尼亚独立后,那一批政治家的远见卓识。

曹寅ppt.008.jpeg

首先是第一任总理马特·拉尔(Mart Laar),他做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提出了E-Govermance,也即“数字治理”的理念。决定把整个行政体系推倒重建,建立一个基于数字系统的新社会,基于数字技术的新政府。

然而,爱沙尼亚刚独立,没有互联网基础设施,没有互联网人才,没有ICT(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信息和通讯技术)人才,于是第二任总统雷纳特·梅里(Lennart  Meri)在1997年又提出了一个“虎跃计划”,为爱沙尼亚的学校提供100%的互联网接入,为所有老师,从幼儿园老师到大学老师,提供最基本的互联网和ICT的教育。

1997年,大家回想一下,当时中国的互联网情况什么样子。然而仅仅在两年之内,爱沙尼亚所有学校已经全部连上互联网。70%的老师接受了初级和中级ICT和互联网基础教育,另外30%获得了高级的相关资质,所以说成就是非常伟大的。

曹寅ppt.009.jpeg

然而爱沙尼亚政府并不满足于虎跃计划所取得的成就,于是在2012年又开始了一个更有意思的项目,叫做“编程小老虎”,旨在对所有五岁以上的儿童进行基础编程知识的扫盲。

也就是在我们中国的小朋友还没有开始学习英语的时候,爱沙尼亚的小朋友就已经开始学习编程了。所以,互联网和ICT在爱沙尼亚早已超越了技术的范畴,进入了一个非常宏大的国家历史叙事中。

也正是因为从娃娃开始抓起ICT和互联网教育,现在爱沙尼亚有了很好的技术人才基础,这也是为什么有那么多小而美的创业公司在爱沙尼亚涌现。

数字爱沙尼亚计划

曹寅ppt.010.jpeg

1999年,爱沙尼亚还提出了名为e-Estonia的项目,即“数字爱沙尼亚”计划,旨在把整个国家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推倒重建,从我们能够看得到的物理世界提升到一个数字空间,这个项目有非常强的爱沙尼亚特色。

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爱沙尼亚人口非常少,所以它希望能够通过这个项目,给所有人提供最基础的公共服务。上网权被爱沙尼亚定为基本公民权之一,所以你在所有爱沙尼亚城市甚至乡镇,都可以获得免费且高速的WiFi接入。

曹寅ppt.011.jpeg

这是数字爱沙尼亚项目的时间线,目前来看,它的进展早已经超过了提供数字公共服务的这样一个初衷,正在发生化学甚至核裂变式的反应。

2000年,第一个项目:数字报税;2001年,数字人口登记、X-road、数字学校、数字签名,以及相关的数字土地登记、数字公交、数字学历登记、数字投票,一直到后面,包括像区块链系统、数字警察、数字的医疗、数字健保、数字电网、数字汽车一系列项目,直到2014年,启动了非常厉害的数字公民和数字大使馆项目。

这其中有三个支撑性项目:

曹寅ppt.014.jpeg

第一个是X-Road,这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公共数据库系统。它和其他所有的政务系统最大的区别是:没有一个集中式的中心化的数据平台。所有数据全部分布在各个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之间,然后通过高速互联网通路和网关系统,确保数据在国家内的充分共享。 

信息共享,可以产生见解,产生知识,赋予爱沙尼亚的公民和像我们这样的数字公民进行创业创造的各种可能性。 

曹寅ppt.015.jpeg

第二个是数字ID项目。爱沙尼亚所有人的身份证,都是像这样的一张卡,一张数字身份证,它不仅仅是你身份的证明,更是你进入数字世界的网关,就好像阿里巴巴的密码一样,来证明你是你,以及享受各种数字世界的服务,和其他数字公民进行交流。

曹寅ppt.016.jpeg

第三个项目就是区块链系统。世界上最早提出区块链理念的是爱沙尼亚人,远早于中本聪在2009年所发表的那篇论文,但是那时候还不叫区块链,它叫KSI,无签名基础设施,它的理念,分布式的共识,非对称加密和区块链的理念是非常一致的。 

现在爱沙尼亚的KSI无签名区块链系统,已经在这个国家的行政、司法、商业、医疗、交通体系中得到充分应用,甚至在海外,像美国国防部,也在用爱沙尼亚的KSI无签名区块链系统。

数字国家计划 

曹寅ppt.017.jpeg

但爱沙尼亚并不满足于这点成就,2014年,他们又进入了下一个阶段——通过数字公民和数字大使馆项目,打造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完全建立在数字空间,没有物理边界的数字国家。

数字公民项目在2014年启动的时候,原本仅仅是面向想在爱沙尼亚创业的外国人,但是,爱沙尼亚意识到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平台,可以聚拢世界公民和数字游侠在这样一片虚拟国土上,共同创造一个新的数字世界。

于是爱沙尼亚就把相关申请开放给所有认可数字国家理念,以及在过去为数字国家这样一个事业做出过贡献的人。

我很有幸,是中国大陆申请成功的第九位数字公民。此外还有一些很著名的人已经加入这个项目,比如说德国总统默克尔,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爱沙尼亚总统拉特维尔,还有一些非常著名的企业人士,像Tim Draper,德丰杰(DFJ)的创始人。

曹寅ppt.019.jpeg

这就是我的数字ID卡。

目前整个数字公民项目,已经有了2300位来自全世界138个国家的数字公民,这些数字公民除了能够享受爱沙尼亚的数字服务,更重要的是,这个项目把这些人聚在一起,大家能够通过这样一个平台来进行互动合作,一起做一些非常有意思的,非常有创造性的事情。

对于那些很有创造力但却被自身国家政策束缚住手脚,受到局限的人来说,这里是一片新的乐土和天堂。

曹寅ppt.020.jpeg

有了数字公民,就聚集起一批人,但是国土在什么地方?对于数字世界来说,真正的国土就是服务器,就是互联网。但是服务器和互联网是有物理存在的,所以爱沙尼亚为了确保这个数字国家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受侵犯,它又提出了另外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项目叫做Data Embassies,数字大使馆。

数字大使馆就是在全世界所有友好国家里面,建立爱沙尼亚数字公民的数据库,对公民的数据进行完全的备份,确保即使任何事件或者任何政策转向,这个数字国土仍然不会被侵犯,仍然不会消失。数字公民们仍然可以在这个数字国家里,进行各种各样的交互和活动。目前爱沙尼亚的第一个数字大使馆已经在欧洲卢森堡落地。

此外,爱沙尼亚还在推进另外一个未来数字国家的项目,就是泛欧洲数据共享。

曹寅ppt.021.jpeg

从2017年6月1号开始,爱沙尼亚总统正好担任欧盟的轮值总统,在此期间他将推进欧洲地区的无国界数据分享。他这么做就是希望这个数字国家能够从爱沙尼亚这样一个小的公共服务区域里面拓展到整个欧洲,尤其是波罗的海国家。

这是一项非常了不起的行动,它正在使我们人类从用土地、民族来划分的国家,变成以共识和共同兴趣来构建的新型组织,新型群体。

爱沙尼亚数字国家计划非常好地利用了先进的技术:人工智能、区块链、物联网、大数据,它是我们人类历史上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实验。它的成败,我们目前尚无法下定论。但是,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实验。

1782b5316abd3f99353783cad3647815-sz_2463811.jpg

这个世界正在发生彻底的、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变化就来自于生产力的快速发展。马克思曾经说过一句话:电力、蒸汽机,以及其它的技术,是比法国大革命那一批革命家,更了不起的“革命家”。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所有的生产关系都是建立在生产力之上的。

我们现在的生产力,正处在发生天翻地覆变化的奇点上。试想,十年之后,当这些先进技术得到非常充分的利用的时候,我们所熟悉的这个世界,会发生什么样的完全不同情景?

19:12
Chris Lehane Airbnb爱彼迎全球资深副总裁 公共政策及公共事务负责人

Airbnb共享住宅的核心根本是什么?

2017-11-13
19:04
Norman Winarsky Siri联合创始人和董事会成员 前斯坦福研究院风险投资集团总裁

要怎样做才能创立一家改变世界的公司?

2017-11-08
11:54
李政 WiFi万能钥匙轮值总裁

网络创造了便捷,也制造了更大的不平等

2017-11-08

造就评论0

造就  发现最有创造力的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