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去和前任有关的记忆,这不再只是《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中的电影情节。一项针对蜗牛神经元的新研究显示,在蜗牛身上,有针对性地抹去特定记忆是可以实现的。而且科学家认为,未来,人们可以研制相关药物,供人类使用。

长期记忆是由突触(神经元间信号传递的管道)调节的,而突触属性的强弱则是可以改变的,进而构成了对记忆的维护,该研究联名作者、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精神病学系神经科学教授塞缪尔·沙赫(Samuel Schacher)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他表示:“我们成功逆转了长久性的突触强度改变,而这些突触对应着不同形式的记忆。”

删除记忆.jpg

就像《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只是主角换成了蜗牛。

删除记忆2.jpg

蜗牛神经元。蛋白激酶M分子的活动受到抑制。

在这项发表于《当代生物学》(Current Biology)期刊的研究中,麦吉尔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人员针对一种名为海兔的海生软体动物,选择性的地抹去了某一类长期突触记忆。他们发现,联想记忆和非联想记忆的强度由两种不同的蛋白激酶M(PKM)进行维护。阻断其中一种分子,就能阻断其中一种记忆。

“探究神经回路,特别是鉴别编码某种记忆的特定细胞,这些过程没那么简单,更不说考察它们的强度改变了。”沙赫说。“故而在本项研究中,我们针对参与形成不同形式记忆(持续数周)的突触,成功逆转了长久性的突触强度改变。”

目前,他们并不清楚的是,这种抹除是不是永久性的。

可想而知,如果真的能选择性地抹去一些记忆,也许能缓解焦虑、创伤后应激综合征(PTSD),或其他与过往事件相关的创伤。但人和蜗牛的神经系统毕竟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对实验室动物有效、对人无效的研究比比皆是。不过,研究人员们表示,他们的发现打开了一扇机遇之门,未来,人们或许能开发药物,抹去能激发焦虑和创伤后压力失调的记忆,而无须影响其他的重大记忆。

一件创伤性事件中往往混杂着多种记忆,其中包含事件发生时在场的中性因素。有些记忆触发点除了事发当时“在场”以外,与创伤事件本身几乎毫无关联。该研究就探索了这一层面,以及如何解除两者的关联。

举个例子,一个人在被抢劫之后,正好看到一个邮筒。研究人员称,事后此人再去投递信件时,邮筒就可能触发他产生焦虑情绪。

“在这个例子中,对黑巷子的恐惧是一种联想记忆,它提供了一个重要信息——黑巷子也许会导致他再次被抢——这是基于先前的相关经历所产生的。”沙赫写道。“然而,对邮筒的恐惧就是一种无意记忆,与抢劫事件并无关联。选择性地抹去这类记忆会很有益。”

虽然本意是好的,但只要看看历来有关“药物改变精神”的所有电影,我们就该明白,这事儿还是得谨慎为上。

“用药的本意是帮助真正有需要的人,但药物有被滥用的可能,阿片类药物的本意是镇静或止痛,现在就出现了滥用现象。”沙赫写道。“政府的核心角色之一,就是监管药物的试验与分销,确保医疗专业人士操作得当。”

下一步是展开进一步研究,探索这些记忆强化分子是如何产生的,然后才能确定哪些药物可以起到抑制作用。在那之前,《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距现实还很遥远。


翻译:雁行

来源:Vice

  • 蜗牛神经元
  • 突触
  • 蛋白激酶
  • 创伤后应激综合征
  • 药物滥用
  • 《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

造就评论0

造就  发现创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