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晏荧 美女陶瓷制作人

胡晏荧:成为真正的自己

造就 TALK · 2019-03-11 · 11:15:00

胡晏荧:成为真正的自己

胡晏荧

陶瓷制作人

很多人问:你到底在找寻什么?事实上,我不是在寻找什么,我是在逃离什么,逃离一种我不想要的生活,不想要的工作,不想要的状态。

本是根红苗正的孩子,名牌大学毕业后去银行工作。

却为了找寻真正的自己,她离开安逸的生活轨迹,远赴英国读书。

最后在景德镇,她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安全感:亲手做出的陶瓷人偶。

演讲全文

大概在2011年,我一年之间辞职了五次。很多人问:你到底在找寻什么?事实上,我不是在寻找什么,我是在逃离什么,逃离一种我不想要的生活,不想要的工作,不想要的状态。

当你逃无可逃的时候,就必须要找一个出路,必须要想,我到底能做什么?

我开始去了解自己。小时候,家里人会塑造一个他们理想中的你:能言善辩、开朗活泼。但事实上,在换工作的过程中,我发现我内心是很孤僻的,不喜欢跟人打交道。

于是我就开始思考,我一个人能做什么?完全属于我自己的事情,我能够一个人关在黑屋里面完成的一件事情。

2006年前后,我看到加拿大艺术家Marina Bychkova的作品,看后觉得非常震撼,原来陶瓷这个材质可以做出这么美的东西,可以做出这么有感情的东西。

我是学文学的、也学过摄影,我的优势是去塑造一个人物。但我要解决材料的问题。我完全不懂陶瓷,于是我脑子一热就去了景德镇。

刚去时,住在陶瓷学院新区的一片草莓地里,村子房子不多,人也很少,晚上一过9点,万籁俱寂。 我住在一个三层房间里面,那个房子四面徒壁,我就带了随身的行李。

那个时候,我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坐在窗户前面,看着外面的山,山黑黢黢的,山里面有一盏矿灯,我每天盯着那个矿灯看,我就在想我到底在做什么。

我又产生了一种深刻的自我怀疑,“你这样做到底是不是对的,你一无所有来到这里,你什么都不懂。”

去陶瓷学院上课,上了两节课,我发现进度完全不对。大家都在做陶罐,在学怎么样做一个简单雕塑;而我需要的是技法、是陶瓷的实用知识。

最后我知道,景德镇有新厂、老厂、雕塑瓷厂,这些地方是围绕着陶瓷学院老校区,在那边做东西很方便,我就搬到了老厂附近,我每天会去老厂逛,每天上午都去,有一个师傅修坯修得特别好,我每天都去看他修坯。

去了几天之后,他被我看得不行了,就说,你是不是想学拉坯?我说是。他说,你明天弄点泥过来,我教你拉坯。这样一学就是三个月。

大家可能都看过《人鬼情未了》,男女主角很浪漫地拉坯,但是事实上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拉坯师傅一般超过30岁就不干了,因为他体力不够了。这是一个非常耗费体力的工作,三个月,把我的二头肌练出来了。

三个月后,师父说,你坯拉得可以了,要不要学修坯啊?我突然醒过来了:我在干嘛?我不是来学拉坯,不是来做工匠,我是来做娃娃的。

我决定不学了,直接做。我租了工作室,当然第一工作室非常简陋,会有很多奇怪的小动物出没,刚开始的时候会吓哭,后来也习惯了。

刚开始时,什么都不懂,然后就上网看,看《伯格曼人体结构绘画教学》 ,又去哀求隔壁的制模师傅,你能不能帮我做一个,但是师傅说,你这个东西太麻烦了,不肯弄。

后来我就想,如果没有人愿意做的话,我是不是可以动手试一试,捏一下,我就找到了这个材料。这个材料叫做精雕硬油料,是一个非常便宜材料。我想自己试试。

过了十一二天我就把原模给雕出来,当我拿去给隔壁师傅翻模的时候,陶艺师傅非常吃惊,他的态度立刻就转变了。他开始意识到我是认真的,开始愿意告诉我很多诀窍和解决方案。

我想说,很多人都会发牢骚:事情很难做,别人为什么不愿意帮我。我想说的是,不是别人不愿意帮你,是你不够努力;而当你非常认真做事情时候,所有人都会来帮你,这是我的切身体会。

第一个人偶开窑的时候,我很早就去了。站在窑门口上蹿下跳,因为里面窑的温度要慢慢降下来,可能它八九百度的时候,你全部打开的话,整个窑全部会炸开的,所以你要慢慢的等,就要一点点打开,然后我就在旁边等着,就心急如焚的在那边等,然后窑慢慢打开,每过一段时间就打开一点点。

后来手可以伸进去了,我就摸到了我的娃娃的一条腿,就是那个零件,那个零件就躺在那里,温度还很高,那个手碰到它的时候,你感觉它滚动了一下,然后还有点烫,我潸然泪下。

当时那个心情很难描述,我觉得如果说太多的话,我现在会哭。当时师傅问:“你是不是烫伤了”?我说:“没有,我就是特别开心。”

把零件带回工作室,当天晚上我就把它画出来了,这个是我人生当中做的第一只人偶,我觉得这个人偶对我意义非常重大。

因为我画完它的当天,晚上我记得已经12点多了,然后它躺在那里,我觉得它的眼神在看我,你知道吗?

就是那种感觉,就是之前你所有的,你遭受的冷落,面对的委屈也好,什么也好,或者朋友、家人、身边的人对你的不理解也好,但是你现在得到了这样一件东西,它好像是一件里程碑,你可以告诉你自己我安全了。你突然间获得一种安全感。

什么是安全感?

最近很多人都会跑来对我说,我好羡慕你或者谢谢你选择了不一样的人生。我当即就说,不用谢,这是我自己的人生,没法跟你分享。

这种论调让我非常难过,因为我觉得这就是一副放弃了自己人生的口吻,为什么要放弃自己人生?因为他觉得不安全。

我发现很多年轻人内心都有一种非常深的不安。我始终认为,人是精神的动物,人不是物质动物。大家不停在物质层面扩张,要更大的房子,要更好的车子,更大数额的银行存款……我要更大,我要扩张,这样我就安全了。

对于我来说不是这样。我做出了我的一件东西,我把它放在桌上的时候,它是完完全全,我自己亲手做出来的,这个时候我觉得我安全了,我觉得我有了盔甲,我也有了堡垒,我可以继续往前走,这个让我觉得是安

最近有人问我,会不会量产?

我说,不。

人偶是我的作品,我不想在作品上做任何妥协,不想把它商品化,也不想量产;我把灵魂分给它,如果变成商品,有那么多灵魂分给商品吗?

这就像很多人在微博上问我,怎样才能把字写到你那么好?一开始,我会很认真的回答他,我是从什么开始临摹,我写了多久,但我发现这不是大家要的答案。

大家想问的其实是:我怎样能现在就拿出一张像你写得那么好的字。

你不可能越过任何一个步骤去摘取果实。任何一步你都绕不过去,如果你想绕过去就是作弊,你不可能得到好的结果,你就是要老老实实、踏踏实实去做事情。

如果你能够做到这一点,你会发现你所有的问题一个一个在解决,你人生的问题也迎刃而解,而且你不会在别人身上浪费果实和时间,这是我自己的切身体会。

那样,我们才能成为真正的自己。

点击原文链接,更多造就演讲:《邢帅:一个“农村坏孩子”跟你聊聊教育》

本文由造就独家出品,其他媒体禁止转载。

发现最有创造力的思想

投稿请邮件:alisawang@xingshuchina.cn

08:07
林俊廷 新媒体艺术家

重构《富春山居图》

2018-02-09
10:00
何樵暐 Digital Medicine Lab创始人

何樵暐:人与人的沟通是一场缓慢、错误的表白

2019-04-24

造就评论0

造就  发现创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