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诗允

上海纽约大学大四学生
主修世界史

你记得上周三的下午两点自己在做什么吗?这位来自上海纽约大学,主修世界史的大四学生可以精确地回忆起过去两年来的每一天。他将分享自己在量化自我(Quantified Self)领域的故事和心得,讲述时间数据的记录和分析为他带来的收获。

他说,自觉似乎已经成为一个奢侈品,有时真希望可以像黑客一样伸入自己的大脑,让自己变得自觉。

过去两年他做的一些尝试,让他仿佛找到了可以打开“自觉”的开关。那就是因为,他记录了过去两年间做的每一件事情。

很多人的日历会规划自己的未来,而他的日历则在记录过去。花这么多时间做记录有什么用呢?他把“觉知”强行打开了。

他说,没有觉知是造成现代人很多小毛病的原因。但当你有了对自己生活的量化数据后,你可以对自己建立新的认知。比如,量化自己的情绪,从而提高工作效率。

造就  发现最有创造力的思想